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橙留香中心/雪香】天仙引(五下)是你们千呼万唤的自杀

“你放下橙留香——”菠萝吹雪嘶哑地喘息着: 

“你放下橙留香,我马上都给你。” 

“菠萝吹雪,你现在居然还敢跟我讲条件?”贼眉鼠眼冷声道:“废话少说,马上给我交出来——两把剑一起,否则,我现在就掐死他!” 

“别别别!”菠萝吹雪慌忙举起双手,双剑丁零当啷地掉在地上:“我给我给,全都给!你冷静,千万冷静,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太爽了,实在是太爽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太对,贼眉鼠眼简直想仰天狂笑三声——不枉他抽调了七界山第一层整整三成的兵力来咬住这三个小子,不枉他在夜寒露重的蚊子堆里耐心地猫了将近半个时辰——看看,看看!当你手上有人质的时候,反派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棒的职业好吗!看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主角那低三下四的表情和做低伏小的姿态——爽爽,完全有被谢到,这简直就是天堂的感觉! 

 

被爽到的贼眉鼠眼完全没有注意到,被他死死掐着脖子的橙发少年,不知在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太他妈痛了—— 

橙留香的脑子里嗡嗡的,耳畔贼眉鼠眼和菠萝吹雪的一来一往都好像远在天边一般听不真切。就是太疼了,脑袋、脖颈、胸腔、哪里都疼—— 

他重新闭上眼睛,尽可能长而缓地吐息着,任由疼痛在全身战栗,以此来拉回游离的意识。魔动王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橙留香长出一口气,用力握紧圣道剑的剑柄——是的,即使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也还握着他的剑。一个战士可以被击倒,可以被打败,可以被杀死——但是永远都不会松开他的剑。 

 

——可是那有又什么用呢? 

 

“行了!” 

贼眉鼠眼终于腻味了这种反派指东主角绝不敢打西的奢侈体验,厉声道: 

“别给我扯皮,菠萝吹雪。我数三个数,你和陆小果马上给我解除武装奉上神剑,不然,我要了橙留香的命!” 

 

紧闭双眼的橙发少年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直到口腔里充满了带着铁锈的咸腥味。 

——可是到死都紧握着手中的剑……又有什么用呢? 

 

 

“三!” 

 

 

没有战甲的他果然就只能是一个活生生把兄弟拖死的废物啊。练功再刻苦、宝剑再锋利,又有什么用呢?可是无论如何,他得做点什么——绝对不能让菠萝吹雪和陆小果因为自己而白白失掉神剑,贼眉鼠眼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的,他决不允许——到了这样的地步,手里的剑也只能用来—— 

……等等。 

 

“二!” 

 

本来就受了重创的橙留香被魔动王没轻没重地勒着脖子几近窒息,昏昏沉沉的意识却在刹那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前夜里一剑斩断魔动王钢爪的画面,顿时浮现在他的脑海——所以说,所以说……

所以说圣道剑虽然没有开光,但开了刃,削铁如泥,即使不能召唤果宝战甲,想要切断钢铁机甲,也应该没有问题……圣道剑的长度在七把神剑中最短,但是照样差不多有二尺,魔动王机甲现在就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他死死握紧圣道剑,用那冰冷坚硬的触来感刺激自己保持清醒。贼眉鼠眼没发现他一直没有松开剑——他当然不会发现。毕竟在不可一世的魔动王眼里,连战甲都召唤不出来的圣道剑主不过是一条连废物都不如的咸鱼—— 

 

他确实是咸鱼。 

可是别忘了,咸鱼被逼急了,也是会拿鱼刺,卡你的嗓子眼的! 

 

“一!” 

 

菠萝吹雪和陆小果——竟然还是没动?这倒有些出乎贼眉鼠眼的意料。不过,没关系——有人质在手里,他一点都不虚。他可以循序渐进地卸掉橙留香的胳膊,挑断他的手脚筋,刺透他的琵琶骨,戳瞎他的眼睛……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慢慢地把那两个小子磨到崩溃。魔动王冷笑一声,低头向被他箍在胸前的人质伸手——却正对上一双盈盈的幼绿的眼睛。 

 

——这小子什么时候醒了?! 

 

贼眉鼠眼千错万错,错在他绝不该低估这双眼睛的主人内功的深厚程度。橙留香提住一口气,拼尽全力将右手的圣道剑高高举起,剑尖正对自己——在贼眉鼠眼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里,狠狠将宝剑向自己的胸口刺去。 

 

战场上的一切喧嚣,忽然全部消失了。 

 

“——橙留香你在干什么!!!” 

 

……其实倒是不怎么痛。橙发少年意识模糊地想,然后用力把剑捅到了底,隐约感觉出宝剑刺入战甲外壳的手感。贼眉鼠眼正呆滞于“人质居然自尽了?!”这完全他预料范围的神展开,忽然间察觉自己的右胸甲受到了重重一击—— 

 

是穿透了橙留香身体的圣道剑!! 

“什么?!” 

他惊惧交加地尖叫一声,劈手就要去推橙留香,没想到橙发少年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劲,居然死命往后一靠——咔的一声,伴随着战甲破碎的轻响,这家伙彻底用圣道剑把自己和魔动王串成了一根串儿。 

“你这个疯子!!”贼眉鼠眼的声音刺耳得完全不似人声,魔动王全身力量都运在手爪上,一掌拍上橙留香后背,将圣道剑主连人带剑一起击飞出去。橙留香还是没觉得太痛。实际上,他已经感觉不出什么东西了。 

 

到底……刺到贼眉鼠眼了吗? 

就算是咸鱼,最起码……也要让这个敢拿他来威胁他的兄弟的混蛋见血啊—— 

 

 

他的意识就此陷入黑暗。 

 

 

“橙留香你这个混蛋!!” 

认为自己已经见识过菠萝吹雪最快速度的想法显然过于天真——他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一切跟在贼眉鼠眼身边胆敢阻拦他的七界山黑衣人不是被赤霄剑一击毙命,就是被身后陆小果的飞弹炸成了灰。赤霄剑主一把抱住被魔动王推过来的橙发少年,就地转圈卸了力,再飞身跃回陆小果的炮火掩护范围内。一向玩世不恭的菠萝吹雪感觉自己从来都没这样惊慌过,他哆哆嗦嗦地把瘫在自己怀里的人放下,低头去看他的伤势。他的师兄闭着眼,血从口鼻处蜿蜒而下,将浅褐色的衣衫染成暗红——那暗示了被魔动王震伤的肺腑。现在还插在橙留香右胸口的圣道剑,整个剑身上下,全是浓稠的血。 

菠萝吹雪手抖的要命。 

王八蛋,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 

“陆小果,”他颤着声说:“橙留香他——” 

“你快点住他的穴道按住伤口止血,先别拔那天杀的剑——呆会儿我们找医馆……一定能找到医馆。” 

绿发少年说,声音破天荒地显得有些虚浮。他甩开双臂,两条胳膊上的反重力巨炮以极快的速度变形成两面巨盾。陆小果反手摸向后腰,白光一闪,神将出鞘。 

“在那之前,”他说:“我要先杀了贼眉鼠眼!” 

 

“拿命来!飞刃破岩爪!!” 

 

你说巧不巧,贼眉鼠眼也是这么想的——他几乎都要被气炸了。从来没有人,挟持人质不成反倒被人质反捅一刀的,从来没有。橙留香那鱼死网破的一击真的让贼眉鼠眼见了血——不多,但足以让他陷入失去理智的暴怒。陆小果发狠迎上,神将剑以前所未有的劲力死命砍去。那两台巨炮化成的近战盾甲显然很有用,魔动王的巨爪砸在上面,只溅起来一串火花。趁着这个间隙,绿发少年回头看向同伴—— 

“菠萝吹雪你大爷!!”他怒吼道: 

“我不是告诉你说先别拔剑的吗!!” 

 

那劳什子圣道剑怎么他妈还飘起来了你拔了它还不够还要把它甩上天吗?! 

 

“我他妈难道不知道吗!!”菠萝吹雪死命压着橙留香右胸的伤口怒吼回去: 

 

“是它大爷自己飞起来的!!!” 

 

话冲出口,菠萝吹雪才迟钝的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他刚才是怎么说的来着? 

 

圣道剑——圣道剑自己飞了起来? 

 

所有人都目光呆滞地看着那把悬在空中发着光的神剑。橙留香热淋淋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那神剑越来越亮,鲜血消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好像是神剑吸收了那些猩红的液体一样。待到最后剑身光洁锃亮如新的时候,圣道剑金橙色的光辉简直刺得人睁不开眼睛。菠萝吹雪慌忙撇开头闭上眼,没有发现到自己身下橙留香的伤口渐渐地不再有血流出来。 

……好暖和。 

“菠萝……吹雪……” 

“!橙留香!!” 

菠萝吹雪手上一抖不小心用劲过大,痛的橙发少年一个哆嗦。橙留香的脑子还有点发懵,慢慢地眨了眨眼,勉强看清了菠萝吹雪晃动的带着重影的大脸,和大脸之上一点模糊却夺目到了极致的金橙色的光。 

……是他的剑? 

素来多智的赤霄剑主此刻用尽全部意志力也没法让自己冷静,他手忙脚乱地扶橙留香坐起来,伸手去揩那张此刻白得像死人一样的脸上吓人的血污,却见他师兄依然有些涣散却不失清透的绿眼睛直直盯着虚空之上的某处,慢慢抬起了手。 

“你……” 

菠萝吹雪于是也顺着那手和那目光望去,看到了耀眼得如同一个小太阳似的神剑。 

“这是……!” 

他感觉出橙留香靠在他怀里的因失血过多而无比沉重的身子,居然轻缓地了飞起来。 

 

是——圣道剑!! 

“橙留香!圣道剑,圣道剑——!” 

 

圣道剑,终于开光了! 

 

同为神剑剑主,经历过这一切的菠萝吹雪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令人目眩神迷的神光里,橙发绿眸的少年被神力托举,飞向半空之中——在既白的苍穹下,橙留香的手指紧紧握住圣道剑的剑柄。顿时,那似乎已经亮到了极致的光像霹雳一般爆开,超越了人能对光明产生的想象的极限——一些没能及时移开目光的七界山黑衣人顿时发出惨叫声,那意味着被强光刺瞎了的眼睛。天下大光,似乎有凤凰清鸣之声,响于朝阳。 

那么接下来就该是—— 

 

“果宝战甲,归位!!” 

 

白光尚未散去,身披圣甲的战士便如天神般飞临人间。贼眉鼠眼呆若木鸡地看着那个半空中的战神,晨起的熹光之下,那身金橙色的战甲看上去……好漂亮。 

 

“橙留香!!”菠萝吹雪激动地狂喜乱舞,“成功了!成功了!圣道剑开光了!开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才发生了什么?” 

陆小果果断地弃了贼眉鼠眼跑回菠萝吹雪旁边——现在他家大师兄看上去好得很,让他完全失去了继续胖揍魔动王的兴趣: 

“我就看到那把剑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亮……” 

“我猜是因为血。”狂喜乱舞的菠萝吹雪终于勉强冷静下来:“刚刚我完全没动它……它却自己就动了,直接从那个吓人的贯穿伤里滑了出去——等会儿,那个伤——”他重新惊慌失措起来:“那个伤!橙留香你伤没事吧!!” 

“哦,原来如此。”陆小果却比他淡定得多,刷地将神剑收回腰后的剑鞘,做恍然大悟状: 

“原来这就是圣道剑开光的条件!血——很多血,义人的血……” 

“我呸,还不如直接说需要剑主歇菜!”菠萝吹雪急的上火:“该死的橙留香你在上面飘着干什么!赶快下来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有事!喂!!凭什么你的战甲就能飞啊!!凭什么!!” 

 

战甲模式下的圣道剑,变形成了一把长五尺有余的赤金色巨剑,被橙发少年牢牢握在手中。那战甲将他从脚心到双颊全都用橙金的精钢护了起来,足底的火箭靴喷吐着烈焰,背后生出一双舒展的飞行翼——是的,香橙战甲能飞。 

 

不愧是世上最强的——圣道剑啊。 

 

贼眉鼠眼恍惚地看着那个沐浴在光明里的战士。从圣道剑开光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永远地失去了战胜这三个剑客的机会,永远。面色苍白的圣道剑主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个反教恶贼,纯白色的剑气,缓缓缠绕上那柄巨大的长剑。贼眉鼠眼打了个冷战,忽然感觉到一种让他的骨髓都冷透的气息,笼罩在天地四方。 

——无处可逃。 

 

橙留香举起了圣道剑。 

 

“天外——飞仙!!” 

 

 

 



TBC

————

终于致敬着原作,把橙橙最经典的这第一杀复刻出来啦!本来想把这完整的第五章赶在4月1日之前发出来,送给我可爱的辣鸡室友当生日礼物庆祝她愉快奔三,没想到一个没收住就拖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分了两段😂这第五整章共计九千二百字,无论如何,希望她喜欢,也希望你们喜欢~

卑微作者在线球评论!老子写了这么多,要是还没有评论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爬墙的哦(磨牙霍霍

评论(49)

热度(12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