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橙留香中心/雪香】天仙引(五)听说今天果宝十周年?

在贼眉鼠眼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剿匪之前,本着党指挥枪的原则,四大恶贼之间先开了个小小的战前指挥动员会。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就是说,我们有必要来了解了解,这三剑客究竟凭什么值得他疯清扬那么重视。”天下无贼摇了摇羽扇,漫不经心道:

“陆小果值得重视之处,很简单,在于他有钱。菠萝吹雪值得重视之处,也很好理解,在于他有脑。可橙留香,”矮小男人话音一顿,“他最值得重视之处,就在于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像这样一条要钱没钱、要脑没脑、要靠山没靠山、要天赋没天赋的咸鱼,疯清扬为什么那样重视他。”

乱臣贼子:“……”

认贼作父:“……”

贼眉鼠眼:“……所以?”

 

“所以,”天下无贼说,“最值得你们重视的,是橙留香。”

 

……老大骗我。

 

贼眉鼠眼艰难地从地下挖了个坑爬出小山一般的巨石底部,遥望着七界山第五层,灰头土脸地流下两行宽面条泪。

——特么哪个都不简单好吗!!

陆小果确实有钱,然而并不是简单的有钱——在有钱之外,他还非常的欧;菠萝吹雪确实有脑,然而并不是简单的有脑——在有脑之外,他还非常的会整事儿;橙留香确实咸鱼,然而并不是简单的咸鱼——

是实在无法形容的独一无二的咸鱼啊!!

尼玛他是真的没想到这家伙能逊到连战甲都召唤不出来的地步——苍天在上,在这个产业决定论的江湖里,没有一套战甲你都不好意思迈出新手村的好吗!你看那第二层上卖人肉馒头的如狼似虎的老板娘如花,可以说除了长相之外的其他地方都完全不具备攻击力——可是人家都有一副充门面的似玉战甲!你再看看那最近刚刚投靠到老大门下的土匪头子刀疤脸和斜眼狼,拿的出手的绝活儿就只有杂耍贩毒和打洗脚水,照样能开刀疤号和斜眼号高达——就连那个在七界山大门口扫了七八年大街的小果叮,都能召唤出一架破破烂烂的鸵鸟战甲!这年头,江湖里飘着的,没个一套两套的战甲简直就是愧对祖师爷好吗!更何况——

 

那可是圣道剑啊!

相传为黄帝所铸造,后来传给夏禹,一面刻着日月星辰,一面刻着山川草木,集天地正义、智慧和仁爱于一身的,圣道剑啊!那可是果宝七神剑之首啊,剑气激荡指数无穷大, 堪称神器中的神器,可以说在整个江湖里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厉害的武器了好吗!据说拿到这把圣道剑的人,还能够真正练成江湖里流传了二百多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惊世绝技——天外飞仙!天外飞仙啊!那可是剑仙叶孤城的绝唱,天外飞仙啊!!多少人想着这天外飞仙念着这圣道剑,就那么蹉跎了一辈子啊——

 

然后这个被24K金馅饼砸中也不知道到底是凭什么成了圣道剑主的橙留香——他居然连战甲都召唤不出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的小问号有很多朋友。贼眉鼠眼悲愤地凝视着自己缺了一截儿的右爪子,看吧,这就是圣道剑。即便沦落到一条咸鱼的手里、明珠蒙尘到连战甲都不配拥有,但还是这么锋利逼人、这么霸气侧漏——嘤!老子的魔动王!!他妈的,太丢人了这回,不仅忙活半天连块苹果橙子菠萝皮都没捞着,反而还被一条连战甲都没有的咸鱼砍废了半只爪子,回去铁定要被二哥三哥笑死被大哥骂死——

 

他长出一口气,握紧了右拳。

 

——到底,还是太轻敌了。虽然已经被大哥提醒过要重视这三个家伙……但还是犯了愚蠢的错误啊。侦查到他们的位置之后就风风火火的跑过去而根本没有制定策略,对峙的过程中轻而易举地就被带了节奏失了冷静还不小心漏了点情报——毕竟还是能被教主的师兄看重的人啊……果宝三剑客。

他嗤笑出声。

不过,倒也不算是毫无收获——起码这三个臭小子的实力已经被摸的一清二楚了。陆小果运势逆天,眼光也很毒辣,但没有专属圣莲珠升级过的装备炮火,攻击力疲软得很,想要真正伤害到魔动王这样等级的战甲几乎就是妄想,只能做到借力打力;菠萝吹雪……闹心的东西,速度快的像苍蝇,力道也跟苍蝇差不多。但是他的套路太多了,剑走诡谲之道,和他对峙的时候必须时刻谨慎提防;橙留香——说实话,这个唯一没有战甲的家伙,攻击力和内功反倒是最能看得过眼的一个。只可惜,在这个装备决定命运的江湖,没有战甲的脆皮……注定只能是咸鱼炮灰的命。

 

贼眉鼠眼收回目光,心下已经有了计较。先回七界山第一层修整一番,把机甲劳损的地方保养保养,同时撒开了布探子,一旦探到这三个家伙的影踪,他马上就送他们上路。三个小鬼诡计多端,可是只要搞清楚一个事实,想要简单粗暴地干掉他们,简直就是再容易不过的的事情了。

 

 

“……所以你刚才到底为什么不走啊你这个木头脑袋——你气死我啦!!”

 

“我走了难道等着你们两个被贼眉鼠眼搞死啊!”

 

“他搞不死我们啊我们有战甲!!战甲懂吗,那么大一块石头砸下来都砸不死的那种!!果宝战甲一点都不比魔动王差好吗,我们穿着战甲轻易死不了,你就未必了!”

 

“……”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多想——”

 

“菠萝吹雪,”陆小果瞟了他一眼:“你好欠揍哦。”

菠萝吹雪:“……”

 

他们本来正在说那个“圣莲珠”,意料之外地从贼眉鼠眼嘴里套出来的似乎非常牛逼的东西。方丈最后与他们离别之前,曾经说过一些莫名其妙的的话,什么“淬自然之灵力、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不知道与这圣莲珠是否是一个东西——讨论得好好的,天知道菠萝吹雪这个猪脑壳突然之间发什么神经。紫发的少年讪讪地闭了嘴左顾右盼,却又忍不住拿一双漂亮极了的桃花眼偷偷瞄他师兄。橙留香偏着头避开了他的目光,从菠萝吹雪的视角只能看到一个沉默的侧脸——还有垂下的攥得死死的拳头。

……到底还是让他想多了。对于一直没能让圣道剑开光这件事情,橙留香果然还是……非常非常在意吧。

 

“……刚才劈贼眉鼠眼的那一剑,是天外飞仙?”

 

被动挨打或者保守退却都不是他的风格。菠萝吹雪终于决定假装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厚着脸皮凑了上来,一膀子搂住比他矮了一点的兄弟笑嘻嘻地蹭道:“我看见剑气了,纯白色的,吓人的很——你练成了?”

“……只是碰巧。”橙发少年沉默片刻,终于回答道:

 

“只是情急之下碰到的死耗子……刚才只有一点点,现在也使不出来了。要练成天外飞仙,还差得远。”

 

天外飞仙,剑仙的成名绝技。两百多年前,白云城城主叶孤城凭着这一式绝世的剑招一举威震江湖,有生之年,未逢一败。叶孤城暴毙之后,再无无人能使得出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外飞仙——倒不是说剑谱没流传下来,实际上,天外飞仙的剑谱非常非常简单,毫无花俏,任何学了一两年剑的人都可以依样画葫芦地划拉出来——但也仅此而已。无数人描得其形,却没有一个人能学到哪怕半点神髓。两百多年来,传奇从未再得见于江湖。而这一绝技的标志性特点,就是剑气纯白。

 

天外飞仙啊。

 

那样的一剑,恢宏壮丽又无瑕无垢,剑气挥出来便是纯粹到极致的白——在这样的皓皓之白中,哪怕是天地的光辉,都相形见绌。

——那是必杀之剑。

橙留香练这天外飞仙,已经足足有七年——早在他意外成为圣道剑主之前就开始了。

 

“早晚的事,早晚的事。”菠萝吹雪拍打着他的肩膀,笑得谄媚又笃定:

“你可是圣道剑主啊。”

怎么又——扯回这个话题了!陆小果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菠萝吹雪,你平时不是很能侃吗,为什么这条遍地开花的舌头到了橙留香这里就只会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菠萝吹雪,算我求求你,别笑话我了,”橙留香苦着脸道:“我现在连菜刀都不好意思拿了。”

他是真的苦闷极了。七年之前他跟两个兄弟一起拜入山门,六年之前他跟两个兄弟一起被收为入室,三年之前他跟两个兄弟一起得到了神剑,一年之前他跟两个兄弟一起开始了游历——他跟兄弟们一起努力了那么久啊。时间一晃晃地过,转眼到现在,连那三个刚刚接触神剑没多久的小师妹都全部成功给自己的剑开了光,只有他——身为神武门新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手握天地至宝圣道剑——却连一副战甲都召唤不出来!

 

这简直就是江湖间最大的笑话。

 

“方丈当年,”他闭上了眼睛,“究竟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呢……”

 

如果不是他还没有战甲,菠萝吹雪和陆小果应对贼眉鼠眼的时候怎会那样投鼠忌器,方才夜间的战斗又怎会那样狼狈——按照圣道剑恢宏的攻击力,如果他有战甲,那一剑足可以直接废掉魔动王,而不是只砍掉了半只爪子;如果他有了战甲,兄弟三人现在都应该已经能全力以赴地开始调查、寻找“莲珠”,修炼升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他一个人的进度拖着,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里。没有战甲的他根本无法参与进和反教的战斗,只能像只老鼠一样藏起来窥视着战局,给兄弟们拖后腿——

贼眉鼠眼说的没错。没有战甲,他就是一个废物——不,比废物还不如,简直就是一条咸鱼——

 

“——橙留香!”

 

橙发少年的手腕被一把捉住,他睁开眼睛,看见菠萝吹雪金瞳中罕见的怒色:

“不许这么说。你再说这种话,我真的生气了。”

“……”

陆小果再次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真想念如意妹。”他情真意切地说道,并作势举目向天山方向远眺。果宝三剑客从昨天下午开始被追杀,到夜晚逃离营销号和黄泉路人的围追堵截后遭遇贼眉鼠眼,又打又逃,闹闹腾腾就是一晚上。现在,东方的天边已经亮起了鱼肚白,紫气氤氲,看着很舒服。陆小果深吸一口清晨带着啁啾鸟鸣和露水气息的清冷空气,茶色的睡凤眼眨了眨,忽然间眸光一凝。

 

等一下,现在……应该才不到五更天吧。

平日里的小鸟……会起的这么早……?

“菠萝吹雪,橙留香!”他压低嗓门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还没习惯嘛,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你却不能够拥有姓名这有什么不对劲——槽!”菠萝吹雪没好气道,然后被橙留香下死手掐了一把。他压住冒到嗓子眼里的鸡叫转头怒目而视,下一秒却几乎立刻变了脸色——他看得出来两个兄弟脸上的凝重都是认真的。

“怎么回事?”他低声问,橙留香把右手不着痕迹地搭到剑柄上:

“听,有人把附近的鸟……都惊起来了。”

“……”

他们步伐缓缓而不着痕迹地移动了位置,转眼间便成了一个三人背靠背的圆形阵。菠萝吹雪舔了舔牙齿,轻笑道:

“听上去来的人不少嘛,可惜——好像都是三流功夫,这一阵阵大喘气儿,粗得跟拉风箱一样——”话音未落,两枚蝴蝶镖破空而来,只听得一声龙吟,赤霄瞬间出鞘,叮叮两声弹开了暗器。有两三处树丛一闪,又冒出数条黑影,如幽灵般袭来。

“想仗着人多跟你爷爷玩人海战术?”

菠萝吹雪轻蔑地嗤笑一声,朗声道:“陆小果!”绿发少年会意,抖了抖神将剑,跟他一起道:

 

“果宝战甲,归位!”

 

包围圈已经形成,现在要的就是突破封锁。这次来的都是杂鱼,即便是没有战甲,橙留香也完全应付的过来,没必要如对战贼眉鼠眼一般束手束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各自发挥战斗力、速战速决撕碎包围圈,在更强大的敌人闻讯赶来之前赶紧离开。三剑客兄弟多年,默契得根本无需言语就能领会到彼此的意思,橙留香抽出圣道剑,在擅长远程攻击的小果战甲呼啸的炮声中和菠萝吹雪一起冲了出去。

……说实话,黑衣人有点不禁打。

圣道剑形如一把大菜刀,杀敌的时候也跟切菜一般十分带劲。不同于走轻灵之风、以挑、刺为主的赤霄剑,这把大菜刀更适合大开大合的路数,此刻神剑剑主的心中碰巧有所郁结,砍起人来更是分外刚猛,一剑一个,丝毫不带含糊。不到半柱香的功夫,菠萝吹雪那边还没能结束战斗,他负责的这块区域就已经基本清场,只剩下最后一个,抖抖索索的,看上去吓得都快拿不住刀了。

……虽然我很菜,但是圣道剑——可是很锋利的啊。

橙留香沉默地看着这个快吓尿了的家伙,高高举起了武器。大剑破风,鲜血四溅——啧,捅得有点深。他用力将圣道从那具尸体上抽出来,尸体轰然倒地,粘稠的猩红色蔓延开来——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个武者从来都不会轻视自己的本能。橙留香下意识地将剑握的更紧,忽然间,一种汗毛倒竖的不安感猛地在他脑海里炸开。圣道剑主闪电般旋过身去,就看到一只巨大的钢爪当着面门他的面门,狠狠地拍了下去。

 

 

“——可让我逮到你了!”

 

——贼眉鼠眼?!从哪里——!

橙留香猝不及防,慌忙举剑格挡——可那蓄力良久的雷霆一击,哪里是这匆忙间的一剑能挡得住的。

 

“飞刃——破岩爪!”

 

“住手!!”

菠萝吹雪杀得红了眼,听到陆小果这一声尖叫时还愣了一下,险些没被咬了一石子。他快剑解决了面前的最后两个人,回过头便看到了叫他目眦欲裂的一幕:圣道剑主被魔动王当头一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橙留香!!”

 

从没有人见过那样快的身法——菠萝吹雪简直快得像鬼魅。但贼眉鼠眼早有准备,一把捞起软倒在地的橙发少年瞬身闪开,下一秒,他刚刚立足的地方就被赤霄剑劈开一个大坑。菠萝吹雪手持双剑站在那里,琥珀金的桃花眼里一片血红——杀气,浓郁得几乎要凝成实体的杀气。陆小果早在菠萝吹雪发难的同时就抬起了炮口,然而贼眉鼠眼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完全不见一丁点的慌张。

他只是抬起一只手,勒住了怀中圣道剑主的喉咙。

“混蛋!!你放开他!!!”

菠萝吹雪怒吼道,声音粗砺得根本不像那个浪荡江湖风流天下的多情剑客。贼眉鼠眼笑道:

“好啊?给我拿赤霄神将来换。”

陆小果怒道:“你——”

“我什么?你们可真没礼貌,枉我刚刚那样小心翼翼地拿捏了力道,给橙留香留了一条命啊。”

贼眉鼠眼低下头,欣赏了一下被他卡着脖子、毫无知觉的圣道剑主那张重伤惨白的脸,露出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微笑:

 

“所以,说话给我小心一些哦。控制力道,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万一我一不小心——”

 

他装模作样地收紧了手指,满意地听到橙发少年登时粗重起来的呼吸声,和赤霄剑主声嘶力竭的一句“住手!!”

 

三个小鬼诡计多端,可是只要搞清楚一个事实,想要简单粗暴地干掉他们,简直就是再容易不过的的事情了:

 

他们彼此,互为软肋。

那么,只要挑中其中最好下手的一个,牢牢地握在手里——另外两个,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那么,”魔动王歪了歪头:

 

 

“神将剑——和赤霄剑?”



TBC

……所以为什么我又写长了啊摔!!(滚键盘(到底还是分两段发吧,下面一段等今天的硬核晚课下了我就搞出来。然后还有就是莫名其妙的蹭了一个十周年庆?嗯那么果宝特攻牛逼就vans了!弧爹请快出果5吧!!!

评论(8)

热度(7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