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橙留香中心/雪香】天仙引(五下)是你们千呼万唤的自杀

“你放下橙留香——”菠萝吹雪嘶哑地喘息着: 

“你放下橙留香,我马上都给你。” 

“菠萝吹雪,你现在居然还敢跟我讲条件?”贼眉鼠眼冷声道:“废话少说,马上给我交出来——两把剑一起,否则,我现在就掐死他!” 

“别别别!”菠萝吹雪慌忙举起双手,双剑丁零当啷地掉在地上:“我给我给,全都给!你冷静,千万冷静,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太爽了,实在是太爽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太对,贼眉鼠眼简直想仰天狂笑三声——不枉他抽调了七界山第一层整整三成的兵力来咬住这三个小子,不枉他在夜寒露重的蚊子堆里耐心地猫了将近半个时辰——看看,看看!当你手上有人质的时候,反派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棒的职业好吗!看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主角那低三下四的表情和做低伏小的姿态——爽爽,完全有被谢到,这简直就是天堂的感觉! 

 

被爽到的贼眉鼠眼完全没有注意到,被他死死掐着脖子的橙发少年,不知在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太他妈痛了—— 

橙留香的脑子里嗡嗡的,耳畔贼眉鼠眼和菠萝吹雪的一来一往都好像远在天边一般听不真切。就是太疼了,脑袋、脖颈、胸腔、哪里都疼—— 

他重新闭上眼睛,尽可能长而缓地吐息着,任由疼痛在全身战栗,以此来拉回游离的意识。魔动王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橙留香长出一口气,用力握紧圣道剑的剑柄——是的,即使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也还握着他的剑。一个战士可以被击倒,可以被打败,可以被杀死——但是永远都不会松开他的剑。 

 

——可是那有又什么用呢? 

 

“行了!” 

贼眉鼠眼终于腻味了这种反派指东主角绝不敢打西的奢侈体验,厉声道: 

“别给我扯皮,菠萝吹雪。我数三个数,你和陆小果马上给我解除武装奉上神剑,不然,我要了橙留香的命!” 

 

紧闭双眼的橙发少年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直到口腔里充满了带着铁锈的咸腥味。 

——可是到死都紧握着手中的剑……又有什么用呢? 

 

 

“三!” 

 

 

没有战甲的他果然就只能是一个活生生把兄弟拖死的废物啊。练功再刻苦、宝剑再锋利,又有什么用呢?可是无论如何,他得做点什么——绝对不能让菠萝吹雪和陆小果因为自己而白白失掉神剑,贼眉鼠眼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的,他决不允许——到了这样的地步,手里的剑也只能用来—— 

……等等。 

 

“二!” 

 

本来就受了重创的橙留香被魔动王没轻没重地勒着脖子几近窒息,昏昏沉沉的意识却在刹那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前夜里一剑斩断魔动王钢爪的画面,顿时浮现在他的脑海——所以说,所以说……

所以说圣道剑虽然没有开光,但开了刃,削铁如泥,即使不能召唤果宝战甲,想要切断钢铁机甲,也应该没有问题……圣道剑的长度在七把神剑中最短,但是照样差不多有二尺,魔动王机甲现在就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他死死握紧圣道剑,用那冰冷坚硬的触来感刺激自己保持清醒。贼眉鼠眼没发现他一直没有松开剑——他当然不会发现。毕竟在不可一世的魔动王眼里,连战甲都召唤不出来的圣道剑主不过是一条连废物都不如的咸鱼—— 

 

他确实是咸鱼。 

可是别忘了,咸鱼被逼急了,也是会拿鱼刺,卡你的嗓子眼的! 

 

“一!” 

 

菠萝吹雪和陆小果——竟然还是没动?这倒有些出乎贼眉鼠眼的意料。不过,没关系——有人质在手里,他一点都不虚。他可以循序渐进地卸掉橙留香的胳膊,挑断他的手脚筋,刺透他的琵琶骨,戳瞎他的眼睛……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慢慢地把那两个小子磨到崩溃。魔动王冷笑一声,低头向被他箍在胸前的人质伸手——却正对上一双盈盈的幼绿的眼睛。 

 

——这小子什么时候醒了?! 

 

贼眉鼠眼千错万错,错在他绝不该低估这双眼睛的主人内功的深厚程度。橙留香提住一口气,拼尽全力将右手的圣道剑高高举起,剑尖正对自己——在贼眉鼠眼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里,狠狠将宝剑向自己的胸口刺去。 

 

战场上的一切喧嚣,忽然全部消失了。 

 

“——橙留香你在干什么!!!” 

 

……其实倒是不怎么痛。橙发少年意识模糊地想,然后用力把剑捅到了底,隐约感觉出宝剑刺入战甲外壳的手感。贼眉鼠眼正呆滞于“人质居然自尽了?!”这完全他预料范围的神展开,忽然间察觉自己的右胸甲受到了重重一击—— 

 

是穿透了橙留香身体的圣道剑!! 

“什么?!” 

他惊惧交加地尖叫一声,劈手就要去推橙留香,没想到橙发少年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劲,居然死命往后一靠——咔的一声,伴随着战甲破碎的轻响,这家伙彻底用圣道剑把自己和魔动王串成了一根串儿。 

“你这个疯子!!”贼眉鼠眼的声音刺耳得完全不似人声,魔动王全身力量都运在手爪上,一掌拍上橙留香后背,将圣道剑主连人带剑一起击飞出去。橙留香还是没觉得太痛。实际上,他已经感觉不出什么东西了。 

 

到底……刺到贼眉鼠眼了吗? 

就算是咸鱼,最起码……也要让这个敢拿他来威胁他的兄弟的混蛋见血啊—— 

 

 

他的意识就此陷入黑暗。 

 

 

“橙留香你这个混蛋!!” 

认为自己已经见识过菠萝吹雪最快速度的想法显然过于天真——他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一切跟在贼眉鼠眼身边胆敢阻拦他的七界山黑衣人不是被赤霄剑一击毙命,就是被身后陆小果的飞弹炸成了灰。赤霄剑主一把抱住被魔动王推过来的橙发少年,就地转圈卸了力,再飞身跃回陆小果的炮火掩护范围内。一向玩世不恭的菠萝吹雪感觉自己从来都没这样惊慌过,他哆哆嗦嗦地把瘫在自己怀里的人放下,低头去看他的伤势。他的师兄闭着眼,血从口鼻处蜿蜒而下,将浅褐色的衣衫染成暗红——那暗示了被魔动王震伤的肺腑。现在还插在橙留香右胸口的圣道剑,整个剑身上下,全是浓稠的血。 

菠萝吹雪手抖的要命。 

王八蛋,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你别死—— 

“陆小果,”他颤着声说:“橙留香他——” 

“你快点住他的穴道按住伤口止血,先别拔那天杀的剑——呆会儿我们找医馆……一定能找到医馆。” 

绿发少年说,声音破天荒地显得有些虚浮。他甩开双臂,两条胳膊上的反重力巨炮以极快的速度变形成两面巨盾。陆小果反手摸向后腰,白光一闪,神将出鞘。 

“在那之前,”他说:“我要先杀了贼眉鼠眼!” 

 

“拿命来!飞刃破岩爪!!” 

 

你说巧不巧,贼眉鼠眼也是这么想的——他几乎都要被气炸了。从来没有人,挟持人质不成反倒被人质反捅一刀的,从来没有。橙留香那鱼死网破的一击真的让贼眉鼠眼见了血——不多,但足以让他陷入失去理智的暴怒。陆小果发狠迎上,神将剑以前所未有的劲力死命砍去。那两台巨炮化成的近战盾甲显然很有用,魔动王的巨爪砸在上面,只溅起来一串火花。趁着这个间隙,绿发少年回头看向同伴—— 

“菠萝吹雪你大爷!!”他怒吼道: 

“我不是告诉你说先别拔剑的吗!!” 

 

那劳什子圣道剑怎么他妈还飘起来了你拔了它还不够还要把它甩上天吗?! 

 

“我他妈难道不知道吗!!”菠萝吹雪死命压着橙留香右胸的伤口怒吼回去: 

 

“是它大爷自己飞起来的!!!” 

 

话冲出口,菠萝吹雪才迟钝的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他刚才是怎么说的来着? 

 

圣道剑——圣道剑自己飞了起来? 

 

所有人都目光呆滞地看着那把悬在空中发着光的神剑。橙留香热淋淋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那神剑越来越亮,鲜血消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好像是神剑吸收了那些猩红的液体一样。待到最后剑身光洁锃亮如新的时候,圣道剑金橙色的光辉简直刺得人睁不开眼睛。菠萝吹雪慌忙撇开头闭上眼,没有发现到自己身下橙留香的伤口渐渐地不再有血流出来。 

……好暖和。 

“菠萝……吹雪……” 

“!橙留香!!” 

菠萝吹雪手上一抖不小心用劲过大,痛的橙发少年一个哆嗦。橙留香的脑子还有点发懵,慢慢地眨了眨眼,勉强看清了菠萝吹雪晃动的带着重影的大脸,和大脸之上一点模糊却夺目到了极致的金橙色的光。 

……是他的剑? 

素来多智的赤霄剑主此刻用尽全部意志力也没法让自己冷静,他手忙脚乱地扶橙留香坐起来,伸手去揩那张此刻白得像死人一样的脸上吓人的血污,却见他师兄依然有些涣散却不失清透的绿眼睛直直盯着虚空之上的某处,慢慢抬起了手。 

“你……” 

菠萝吹雪于是也顺着那手和那目光望去,看到了耀眼得如同一个小太阳似的神剑。 

“这是……!” 

他感觉出橙留香靠在他怀里的因失血过多而无比沉重的身子,居然轻缓地了飞起来。 

 

是——圣道剑!! 

“橙留香!圣道剑,圣道剑——!” 

 

圣道剑,终于开光了! 

 

同为神剑剑主,经历过这一切的菠萝吹雪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令人目眩神迷的神光里,橙发绿眸的少年被神力托举,飞向半空之中——在既白的苍穹下,橙留香的手指紧紧握住圣道剑的剑柄。顿时,那似乎已经亮到了极致的光像霹雳一般爆开,超越了人能对光明产生的想象的极限——一些没能及时移开目光的七界山黑衣人顿时发出惨叫声,那意味着被强光刺瞎了的眼睛。天下大光,似乎有凤凰清鸣之声,响于朝阳。 

那么接下来就该是—— 

 

“果宝战甲,归位!!” 

 

白光尚未散去,身披圣甲的战士便如天神般飞临人间。贼眉鼠眼呆若木鸡地看着那个半空中的战神,晨起的熹光之下,那身金橙色的战甲看上去……好漂亮。 

 

“橙留香!!”菠萝吹雪激动地狂喜乱舞,“成功了!成功了!圣道剑开光了!开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才发生了什么?” 

陆小果果断地弃了贼眉鼠眼跑回菠萝吹雪旁边——现在他家大师兄看上去好得很,让他完全失去了继续胖揍魔动王的兴趣: 

“我就看到那把剑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亮……” 

“我猜是因为血。”狂喜乱舞的菠萝吹雪终于勉强冷静下来:“刚刚我完全没动它……它却自己就动了,直接从那个吓人的贯穿伤里滑了出去——等会儿,那个伤——”他重新惊慌失措起来:“那个伤!橙留香你伤没事吧!!” 

“哦,原来如此。”陆小果却比他淡定得多,刷地将神剑收回腰后的剑鞘,做恍然大悟状: 

“原来这就是圣道剑开光的条件!血——很多血,义人的血……” 

“我呸,还不如直接说需要剑主歇菜!”菠萝吹雪急的上火:“该死的橙留香你在上面飘着干什么!赶快下来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有事!喂!!凭什么你的战甲就能飞啊!!凭什么!!” 

 

战甲模式下的圣道剑,变形成了一把长五尺有余的赤金色巨剑,被橙发少年牢牢握在手中。那战甲将他从脚心到双颊全都用橙金的精钢护了起来,足底的火箭靴喷吐着烈焰,背后生出一双舒展的飞行翼——是的,香橙战甲能飞。 

 

不愧是世上最强的——圣道剑啊。 

 

贼眉鼠眼恍惚地看着那个沐浴在光明里的战士。从圣道剑开光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永远地失去了战胜这三个剑客的机会,永远。面色苍白的圣道剑主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个反教恶贼,纯白色的剑气,缓缓缠绕上那柄巨大的长剑。贼眉鼠眼打了个冷战,忽然感觉到一种让他的骨髓都冷透的气息,笼罩在天地四方。 

——无处可逃。 

 

橙留香举起了圣道剑。 

 

“天外——飞仙!!” 

 

 

 



TBC

————

终于致敬着原作,把橙橙最经典的这第一杀复刻出来啦!本来想把这完整的第五章赶在4月1日之前发出来,送给我可爱的辣鸡室友当生日礼物庆祝她愉快奔三,没想到一个没收住就拖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分了两段😂这第五整章共计九千二百字,无论如何,希望她喜欢,也希望你们喜欢~

卑微作者在线球评论!老子写了这么多,要是还没有评论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爬墙的哦(磨牙霍霍

【橙留香中心/雪香向】天仙引(四)

神剑之所以能被称为神剑,自然不仅仅是因为长得好看而已。 

 

——还因为有了它就可以开高达。 

 

“菠萝——蜜多斩!!” 

 

好家伙,一上来就开大。斜刺里冲出一架金光闪闪的高达,如同抽了风似的舞出360度无死角的残影。眼花缭乱间,赤霄剑锋一凝,黄金战士鬼魅一般闪现在贼眉鼠眼身后,一剑照头劈下—— 

 

“啧,太轻了,”魔动王笑道:“你是在挠痒痒吗?” 

 

菠萝吹雪咬牙,左手第二剑顺势“当”地压上——咦?穿上圣斗士黄金圣甲之后他怎么不知道从哪儿又多了一把剑??这倒是在意料之外。一只钢爪究竟能不能自下而上地格挡住两把剑,到底很难说。贼眉鼠眼不敢托大,迅速抬起另一只手也去挡那当头双剑。他抬起头与菠萝吹雪角力,却只看见那紫发少年极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冷笑。 

 

“灵犀——双响炮!” 

 

——靠!! 

声音响起的一瞬间,身法轻灵的赤霄剑主就已借力干脆利落地向后翻去。反教四当家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身后呼啸而来的两枚炮弹炸了个正着。菠萝吹雪的轻功踏雪寻梅显然已臻于化境,只两三个闪身便重新回到了陆小果身边,后者刚刚垂下双臂,炮口的硝烟尚未散尽。两人对视一眼,旋即一同将视线转回到那块被炸得尘土飞扬的土地上,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那可是……魔动王。 

 

“咳咳……咳哈哈,剑使得软趴趴的,逃起命来,速度倒是很快嘛。” 

“……” 

陆小果沉下了脸色。灰尘落定,魔动王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面带嘲弄地看着他们。除了发丝有些凌乱、战甲上蹭了点土之外,这个人身上……仿佛没发生什么变化。 

 

“——怎么会?!” 

 

“陆小果,神将剑主——是吧?”贼眉鼠眼没有理会菠萝吹雪的惊呼,倒是歪着头细细打量了陆小果一番——绿发少年大大方方地任由他看。小果战甲显然属于画风比较清奇的那种,陆小果的一左一右两条胳臂上凭空悬着两台深绿的重炮,银灰的尖弹头露出炮口,在冰冷的月光下显出些许锋利的错觉。除了两胳膊极其反重力的巨炮之外,这身战甲简陋得惊人,不过是一片护心镜、腰后挂着的神剑、裙甲和战靴而已。贼眉鼠眼上上下下地把他从头看到脚,笑道: 

“剑是好剑,甲是好甲,只可惜,仙云不在附近,你——也还没拿到莲珠吧?” 

什么……莲珠?菠萝吹雪一愣,却听见陆小果坦然应道: 

“一点没错。不过那又如何?照样揍你不误。”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会打肿了脸来充胖子啊!”贼眉鼠眼嘲弄道:“没有圣莲珠,你这炮弹不过是三五空壳而已,打到我魔动王这种级别的战甲上,比那什么赤霄剑还要挠痒痒;没有仙云,你的炮弹就算有那么两分威力,攻击的时候也十有八九会失之毫厘谬之千里,能打中都要靠运气——就像刚才,你那两炮一枚脱靶,另一枚砸在我身上上,帮我掸了掸灰——” 

他施施然抱起了手臂——考虑到那两只大长爪子,这个动作做起来还真不那么容易: 

 

“这样的你,拿什么揍我呀?” 

 

“诶,好像很对哦。”陆小果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虚心求教道: 

“那请问,我怎样才能成功地揍你呢?” 

贼眉鼠眼洋洋得意道:“当然是去找齐七剑圣莲珠、然后融合升级锤炼战甲啦,这么简单的东西还要我教,真是愚蠢透——嗯?!” 

 

这个愚蠢透顶的二傻子终于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 

 

“等会儿,你——你不知道莲珠的事情?!你耍我?!” 

“诶呀,怎么被你发现了。”陆小果一脸遗憾,“其实我还想继续问问你在哪里能买到这种圣莲珠,毕竟,博学如我大陆诗人,先前竟然都没有听说过,这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你那里有卖吗?我可以出市场价的三倍哦。” 

“……” 

贼眉鼠眼的脸色可疑地黑到发紫,大气儿喘得好像要憋死自己。于是陆小果又非常有诚意地加价道: 

“如果你实在太穷的话,十倍也可以哦,我就当是投身脱贫攻坚啦。” 

“淦!!!!!!”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尽管愚蠢,但贼眉鼠眼拒绝成为变态。早有准备的菠萝吹雪拎着师弟飞快地闪开贼眉鼠眼暴怒的一击,紧接着开始马不停蹄地疯狂闪避。这位“江湖第一快男”小声抱怨道:“你怎么也不把时间再拖久一点,橙留香轻功不好……”陆小果委委屈屈地回答说:“他太蠢了,我就一下子就没忍住……” 

事实证明,逃命的时候应该专注,不应该开小会,否则会大幅度增加被恼羞成怒的敌人一击KO的概率。贼眉鼠眼怒吼道: 

“飞刃破岩爪!!” 

“嗷!!”惨叫x2。伴随着这悦耳的惨叫声,一黄一绿两架高达先后落地,就其穿戴者龇牙咧嘴的表情来看,大概摔得挺惨。贼眉鼠眼怒气滔天地大步赶上前来,闪着寒光的钢爪直抵陆小果裸露在外的脖颈,恶狠狠道: 

 

“我原本是想饶你们三条狗命,只拿神剑的。可是拜你所赐,陆小果,我现在改主意了!”他面目狰狞:“神剑之外,我还要把你们三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全都撕成碎片!三个,一个一个地来,哪一个都跑不掉——三……” 

 

“三……?” 



他狰狞的表情忽然凝固了: 


“……诶??……第三个呢??!圣道剑——最重要的圣道剑呢?!” 

 

“噗……” 

菠萝吹雪憋笑憋的脸都扭曲起来。 

 

“——圣道剑主呢?!”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憋笑太不容易了,菠萝吹雪终于决定不再为难自己,笑到在地面上翻滚起来——看样子刚刚魔动王打得还是太轻。贼眉鼠眼的神情是几乎让人怜悯的茫然,被戳着脖子的陆小果淡定道:“菠萝吹雪,你好吵哦。”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圣道剑呢?!橙留香呢?!”贼眉鼠眼喘着粗气弃了陆小果,反身一爪将笑到抽搐的菠萝吹雪钉在地上:“告诉我!!” 

“诶哟诶哟,别急别急啊,还挺疼的。”好就好在菠萝战甲包得严实。紫发少年小心翼翼地确认着被魔动王戳到的地方都包着战甲,一边笑道: 

“你没注意到吗?橙留香——早跑了呀!他的轻功可真不错,现在估计早就跑出七八里路了——怎么,你找他,为什么不早说呀?” 

 

“你、说、什、么——” 

 

贼眉鼠眼是真的真的气坏了,鼻孔大幅度地翕动着,气喘得跟牛一样。他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两个小子一直在故意缠弄他惹怒他,让他的注意力被全部吸引而忽略掉少了的那个,让他专注于胖揍这两个二货从而给那个逃跑的人争取时间——太大意了,太大意了,竟然跑掉了圣道,那把教主三令五申的最强大的神剑,那个老大耳提面命说一定要小心应对的最强大的存在—— 

 

 

“……也罢了。” 

这个被疯清扬评价为“貌似愚蠢,实际上也确实很愚蠢”的棕发娃娃脸青年说,竟然奇异地冷静了下来。那一双圆溜溜的褐色大眼睛里,却在瞬间澎湃出前所未有的杀意: 

 

“跑了圣道——就跑了圣道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他还敢再回我七界山地界,我魔动王就能叫他死无葬身之地——而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不着急。这一趟能收获赤霄神将和你们两个江湖败类的脑袋,也算不虚此行——” 

他的笑容冰冷,一只手压的菠萝吹雪完全动弹不得,另一只手高高扬了起来,修长锋利的巨大钢爪寒光一闪。菠萝吹雪瞪大眼睛,只听贼眉鼠眼道: 

 

“现在,就让我送你去见疯清扬——” 

 

 

“——你敢!!!” 

 

 

头顶上忽然爆起一声怒喝——他从未听过的声音。魔动王猛地抬头,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纯白剑气直奔他面门袭来,剑锋之后,是一张杀气腾腾的脸。 

 

这一剑——挡不住! 

 

贼眉鼠眼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或者说这完全就是闯荡江湖多年数次死里逃生之后的救命的直觉。那一刻他完全来不及多想,全凭本能地立刻飞身后退出三丈有余才险险地避开。他堪堪落地时,那从天而降的少年剑客也正好站稳脚跟收了剑势,一蓬火焰般的橙发飞扬在身后,幼嫩的绿眼睛亮得骇人: 

 

“休想伤我兄弟!” 

 

贼眉鼠眼瞪着这个少年。 

 

被纳入保护范围的“兄弟”菠萝吹雪晃晃悠悠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脸上的表情活像是见了鬼——不,比那更可怕一些,就像是看到他买的每一支股票都暴跌到跌停——来不及抄底的那种。贼眉鼠眼眨了眨眼睛,感觉作为一个反派自己似乎应该发表一些什么言论,但很可惜,他并没能抢过麦霸菠萝吹雪。 

 

 

“——靠!!!” 

 

 

下一个瞬间,菠萝吹雪优美而响亮的骂娘声便声震寰宇: 

“我操!!艹你三大爷!!我艹艹艹艹艹操!橙留香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靠!!不是说好了我们俩给你断后让你快跑吗你大爷脑子里是全他妈是浆糊是贼眉鼠眼吗?!”气急败坏的赤霄剑主破口大骂道: 

 

“你他妈回来找死啊?!” 

 

贼眉鼠眼:“……” 

 

“什么叫回来?我刚才压根就没走好吗!我一直在那棵树上猫着呢,观察力真差劲。”橙留香居然比他更理直气壮:“还跑?跑什么跑,你不知道我轻功有多烂啊,就你们俩拖延的这点时间还不够我跑出二里地,还不照样是被贼眉鼠眼干掉的命?” 

菠萝吹雪:“……”你还有理了是吧。 

“其实,本来还可以继续拖延一会的。”陆小果说,这个被遗忘了很久的家伙扬了扬自己的炮口,话音听起来很是有些遗憾: 

“如果橙留香你没蹦下来的话,我还蛮想再打他一炮的,都瞄了好久了……” 

“现在我跟你们一起,再打也不迟嘛。”橙发少年冲着小师弟笑了笑,“你继续瞄他,找准机会就轰,别听他什么‘没威力’、‘打不准’的瞎扯,我和菠萝吹雪给你创造机会。咱们兄弟三个结了义,发誓说要同生共死——” 

他握紧了那把菜刀一般的圣道剑,沉声道: 

 

“可不只是说着玩玩的。” 


“操你大爷啊现在是真的要共死啦——”菠萝吹雪生无可恋地仰天长啸。橙留香皱眉:“不要骂脏话。” 

菠萝吹雪:“……” 

啪、啪、啪——


“精彩,精彩!” 

拍着爪子并喝彩的是自从橙留香出场之后就完全被兄弟三个被无视了的贼眉鼠眼。此举显然很能刷存在感,少年剑客们的三双眼睛刷地又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看见自己终于被想起,贼眉鼠眼慢悠悠地放下了手: 

 

“真是叫我印象深刻啊,圣道剑主——橙留香?” 

 

“不敢当。”橙留香冷冷应道。贼眉鼠眼闻言一笑,挑剔地打量了一下这少年身上单薄的浅褐色交领练功服: 

“怎么,还不亮出你的神剑战甲?” 

菠萝吹雪拉开架势,想替师兄回一句“凭你还不配”,没想到那个实诚到家的家伙竟然抢在他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之前,直接冲了上去: 

“没——有!” 

“什么??”贼眉鼠眼傻在当场,等到他回过神时大菜刀已近在眼前。这一剑的剑意远没有刚才那么摄人,魔动王轻而易举地避开并回手反攻,口里还难以置信地喊道: 

“什么??你——你,你居然还不能召唤出战甲?” 

“你哪来那么多屁话!”菠萝吹雪发挥速度优势欺身而上,一剑替师兄挡住贼眉鼠眼的巨爪。橙留香借力旋身从后面去砍魔动王,却被倾身躲开,削铁如泥的圣道剑只擦到了几片涂漆。贼眉鼠眼鼓动内劲,顿时将没有战甲护身加重的橙留香震开。他又用大力拍飞了速度系的轻量级菠萝吹雪,然后仰头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圣道剑主?!连神剑战甲都召唤不出来——连圣道剑都没开光?!老大竟然还特意叮嘱我说一定要特别注意你?!”贼眉鼠眼狂笑: 

“可是你也太逊了吧?!” 

逊不逊橙留香都已经再次冲了过来,被拍飞的菠萝吹雪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见状只能骂一句娘,任劳任怨地跟着他冲了上去。橙留香自言轻功差劲——其实倒也能算个中上水平,不过片刻就闪身到贼眉鼠眼面前,一跃而起,挥剑便砍。贼眉鼠眼一爪迎上,菜刀状的短粗圣道剑,刚好卡在两根铁指甲之间—— 

嗯?居然没能把他一爪子挥开? 

贼眉鼠眼睁大眼睛,有点惊奇。橙留香自上而下地使力,内劲绵绵,还真能让他感到些许压迫力——这让贼眉鼠眼十分不爽: 

“你的内功倒着实不错,只不过没有战甲——”他轻蔑地嗤道: 


“就是个废物!” 


“哦?” 

橙留香憋着劲,象牙白的脸都涨得通红: 

“是吗?” 

话音未落,钢爪上的剑锋忽然一偏。魔动王愣了一下,几乎是立刻意识到手上的感觉不对。下一秒,橙留香腕上使力一抖——竟生生从机甲的连接处斩下了魔动王的半只巨爪! 

 

 

“——你也不过如此!” 

 

 

不作死就不会死。事实证明,暴怒的魔动王非常可怕。快男菠萝吹雪捞起橙留香就跑,跑得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带人闪避机器——他真的很苦恼。他的师兄——现在别说当肉盾了,连战甲都没有,内功再好又有什么用,简直就是全场最脆皮的存在,为什么拉仇恨的本事就如此一等一的强?? 

“……你就是在为难我胖虎。”他一边疯狂闪避一边气鼓鼓地说。 

“先别急着生气,”橙留香小声说,感觉菠萝吹雪把他搂得更紧,冰凉坚硬的圣甲硌得他稍微有点疼: 

“我故意的。刚才虽然没跑,但是我把这附近的地形都摸了一遍。你看那边——” 

菠萝吹雪很想吐槽说“你看我像是有空抬头的样子吗??”不过到底卖了他一个面子,于逃命的百忙之中微微抬起头来顺着他指的方向瞟了一眼——断崖,极高的断崖之上,一块巨大的圆石高贵冷艳地俯视着众生百态。 


他琥珀金色的眼瞳瞬间亮了起来。 


贼眉鼠眼是真的被气疯了——先前被耍得团团转被嘲笑没脑子已经完全算不得什么了,他现在是真的真的气得失去理智了。两个穿着战甲的神剑剑主都能被他揍得满地开花,大意失荆州,现在他居然被一个刚刚嘲笑过的“废物”砍伤了机甲——虽然说只是个屁大的小伤吧——但他妈的男人谁能忍这个!反正贼眉鼠眼不能!!狂怒之下的魔动王超水平发挥,明明不是速度系的战甲,却死死缠住了带着橙留香的菠萝吹雪,追着咬。眼看着距离越拉越小,很快巨爪就可以够到菠萝战甲的大裙摆—— 

“陆——小——果——!!” 

被死死按在神剑战甲保护范围里的橙留香忽然大吼一声。暴怒的魔动王一惊,理智忽然回笼:他妈的,怎么忘了这个远程攻击的——他下意识回身格挡,却见两枚灵犀弹冲到他身前三尺远——然后完美地绕开了他,往远处飞去了。 


贼眉鼠眼:“……” 


陆小果:“诶呀,不好意思啊菠萝吹雪,手滑。” 


妈的智障,我就完全不该担心这个炮弹杀伤力为负的家伙能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贼眉鼠眼啐了一口,回过身继续追击菠萝吹雪——后者趁着这一打岔,已经慌不择路地窜出了很远。呵,没用。魔动王冷笑一声抬脚便追,大概也是累惨了,这家伙的速度越来越慢,很快就可以被一爪斩杀—— 


“——等一等!” 


菠萝吹雪忽然站定回身大喊道。贼眉鼠眼一个踉跄没刹住车,差点摔成狗吃屎。他恼火地看向这个作妖搞事儿的家伙,却见赤霄剑主拎起来之前一直小心护在怀里的橙发少年,顺手“忽悠~”的一声,就扔了出去。 

贼眉鼠眼:“……” 

菠萝吹雪特别诚恳地说:“冤有头,债有主,你找他。” 

贼眉鼠眼:“……” 

被扔出去的橙留香完美地展示了标准的错误落地方法:脸先着地,四肢平摊,发出啪叽一声巨响,连惨叫声都被闷在了土里——除了这声惨叫之外,刚才好像还能听见点什么其他声音。贼眉鼠眼有点发愣,他直觉有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 

橙留香灰头土脸地把自己从地里拔起来,送给他一个甜度满分的笑容。 

哦,对,的确有些不对劲——怎么感觉好像头顶上有什么东西越来越近…… 

贼眉鼠眼抬起头。 

哇,好大的石头诶,掉的好快诶。 

 

……诶? 

 

…… 

 

“哇呀!!!” 

 

轰—— 

“没有如意妹在就会打不准,想要打中只能靠运气——先前我还真没有发现,感谢你为我指点迷津啦。” 

巨响声中,陆小果笑眯眯地垂下炮口: 

“可惜你大概不知道,我从来都不缺那亿点点运气哦。” 

已经被砸进地里的贼眉鼠眼:“……” 

“别跟他瞎扯了陆小果,”菠萝吹雪紧张地擦了一把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走。” 

把附近地形摸得门儿清的橙留香挥一挥衣袖,掉下一大堆土渣:“走这边!” 

菠萝吹雪和陆小果收了份量不轻且颇显笨重的战甲,拔腿便跑。等贼眉鼠眼从艰难地从巨石底下爬出来的时候,果宝三剑客早就无影无踪啦。 




TBC

————

好的我又把一章写成两章了,拖拖沓沓大概就是我的命——

不过看在这一更很长的份上!!求!评!论!嗷!!卖萌打滚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