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搞了半天发现自己可能还是有必要搞一个置顶:)虽然有些问题在主页简介上已经强调过了,但似乎有些对于某些“小可爱”实在是没效果啊。那我只好再明确说一次了:这是我的雷区,希望大家的眼睛雪亮:

给老子留评论催更的,最好他妈给我有点礼貌,不然别怪老子用篇幅十倍于你那无礼发言的长篇大论怼死你:)对,哪怕我现在忙到月底四五个ddl每天夜里两点睡觉,叫我看见了这种狗屎发言,我也一定专门抽出空来怼、死、你:)

记住,老子写文是为了开心的,不是费劲给自己找大爷等着伺候的;我三次元生活很忙,写文只是为了我和我的朋友们(一切真正尊重我劳动果实的读者都是我的朋友)高兴的,不是为了伺候你的!十天半个月没更新瞧把您不耐烦的哟——可老子他妈就算是当场弃坑也轮不到从不留评、留评即催更的白嫖党放一句屁!看我辛辛苦苦掉着头发熬着夜码出来的字就没留过字数在一行以上的评论,你也好意思用祈使句命令我更新?不好意思,一犯我怼你回去,二犯我拉黑挂人:)

可能有人觉得我上纲上线,不就是小孩说话不太注意随便了一点或者说是故意抖了个机灵嘛,至于吗——不好意思,这就是老子的雷区,lof可以日、坟可以挖、写的不好欢迎一切批评的声音——就是他妈给我放尊重!别他妈给我抖这种让我觉得你极其没有教养的机灵!不是说要求你们叫我“太太”、“老师”什么的或者给我吹什么彩虹屁,我一才疏学浅的北极圈小透明也担待不起——我只要尊重,最起码的尊重——尊重的意思是,你他妈起码给我好好说话。你不是我大爷,就算你是我大爷,也没资格用这种无礼的语气要求曾经无偿为你带来过快乐的人继续无条件无怨言高质量为你服务,没有!

你也别他妈跟我说你就是想什么“走个队形”、“抖个机灵”,我不觉得你在跟我抖机灵,我觉得你在恶心我——行了,就在我愤怒地狂飙这些文字的时候这孩子还委屈巴巴地过来问我什么叫抖机灵为什么骂人?你不明白什么叫抖机灵就懒到不会自己动动金贵的小手指百度一下?就这么懒?跟你懒得跟我好好说话只会“走队形”一样?不明白我为什么骂你??且不说“他妈的”这种国骂经过鲁迅先生的经典化之后究竟还能不能算得骂人词句,你恶心到我了,我还不能说你几句了??你又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容易被你恶心到了,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如果是我眼熟的频繁活跃在评论区与我互动的读者做出了类似这种发言,我根本不会觉得被冒犯,因为我们已经是接近朋友的关系——但是,从来没出现在我评论区过的你?当一个熟客在饭店吃饭,如果她付了饭钱(真诚的评论)并且高声招呼老板“再来一碗!(催更!)”时,作为老板的我会很高兴,因为这代表了你对我手艺的喜爱;但是,你?当你在饭店吃了霸王餐,不但没付钱还举着碗高声命令着老板“快点再来一碗!”的时候,作为老板的我压根就不会去想你是出于对我手艺的喜爱才这样说、或者你只是想学前面那个熟客抖个机灵走个队形——

我他妈只想把你踢出去:)

我真心希望所有白嫖的都记住了,我写更新是付出了心血的,不是他妈跟放个屁一样轻轻松松舒舒服服就放出来了,我把这些东西看的很重,对待得很认真,上头了的时候我可以趴在被窝里斟酌字句直到夜里三点半,哪怕早上起来还有八点的早课。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写更新就不是字字皆辛苦?你不仅心安理得地吃着霸王餐还理直气壮地要求我给你速速免费续杯加酒加菜——我他妈还不许为此生气了?!

所以,一犯我把你怼回去,二犯我直接拉黑挂人——就直接在下一次更新页面上挂,没商量。本来不想单独开楼说戾气这么重的东西,也觉得自己蹲的都是北极圈没那么多规矩没那么多是非、没有必要单独搞个置顶什么的,还浪费我宝贵时间——结果?嘿!谁他妈知道这一两个月都是哪跑来的四五六七个奇葩小孩,反复在老子雷区跳极乐净土。可能也是我年纪大了跟不上lof上面少许初中用户的思维了?不过话说回来,同人文我写了八年,从小学写到大学,从贴吧写到lof,这个雷区还一直没变过,一踩必炸,所以呢,最好还是在这里说明白比较好——其实首页简介也已经写得够明白了嘛:那些真想得到大爷待遇,想得到你张嘴一吩咐我就把更新喂到嘴边的贴心服务的,给我打钱。打钱,一切好商量。没有这种无礼的意思,但是表现出这种无礼的行径的破孩们——先前怪我没有说清楚,现在我把这条主页置顶了——希望以后也给我注意着点。

说真的,我真的真的不是暴躁的人——唉不过这么发作了一大通你们估计也太不信我zhei张狗嘴了——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是暴躁的人,绝大多数时候还非常和蔼可亲温柔善良沙雕好欺负,经常在评论区为神仙读者的华美长评在线鸡叫,偶尔也会被熟客炖成一锅卑微的鸽子汤,相对于“太太”“老师”这样的称呼我反而更喜欢你们直接叫我“茧子”——如果小读者好好地跟我说话好好催我更新,哪怕先前你没有写过文评留过言,我也会好好回复的。我真的不是暴躁的人——


不过我暴躁起来不是人,这,也是真的:)老子写文又学文,对于骂人也有一定的专业研习,平日里也看过少许关于各朝各代“詈骂语”的小论文——


所以最好别踩我雷区:)


深夜正在一边努力struggle爱森斯坦的电影理论一边努力肝侠岚闻香的更新,最近缺觉且活儿忙,可能说话的确有点偏激有点神经过敏,打扰到大家请见谅。不过谁他妈能想到自己努力更文更了两三千字打开lof刷一下居然一刷两条评论都是这种东西。

就算这俩小孩其实没什么恶意。

也实在是。

倒、胃、口。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