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夕谣 迟钧ABO】闻香识美人26

晚上好——啊不对,早上好( ^_^)/久违的,鸽鸽我终于把更新憋出来啦!自从上星期四搞完荒诞派戏剧大作业之后就一直在憋这一章,中途经历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件和许多令人不愉快的小作业——但是我还是要跟你们炫耀一下老子的荒诞派展示被老师狠狠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枉我成为秃头小宝贝!

本章主迟钧……也不太能算得上主迟钧,其实大概还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小的浮辛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得出来……咳。这篇卡太久了有不止一点的手生,凑活看吧(爬走




#26

山鬼谣蜻蜓点水的一啄像是把弋痕夕的魂儿都吸走了似的,北境的天寒地冻都没能压下他满身的荡漾傻笑和粉红泡泡。哦,生活!生活!生活多欢畅,充满着美好和希望——

“呃……弋痕夕老师。”

一个迟疑的声音戳破了几乎把弋痕夕与人世隔绝开来了的粉红泡泡。紫发青年如梦初醒地眨眨眼,正对上四个孩子一言难尽的目光。千钧抽着嘴角问道:

“弋痕夕老师,您……您不冷吗?”

“嘎?”

弋痕夕低头,看到四个孩子已然全副武装起来。辗迟和游不动的棉衣是山鬼谣早给预备好的——这俩小的甚至已经跟着他在北境大大地遛过了一圈儿,此刻轻车熟路得几近显摆。千钧早年来过这里,倒也熟悉这极寒之地与中土截然不同的气候状况,早在进入极地地界之前就提前带着辰月去置办了御寒的厚衣服,现在已经穿上了身——这孩子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些事?!他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呃,好像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他都一点印象都没有……

“原来爱情真的能让一个人变傻。”辗迟用五个人完全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道。弋痕夕老脸一红,干咳一声,开始磕磕巴巴地给学生们讲解比“穿秋裤”更有效的御寒要诀,即如何在极寒的气候之下通过运转元炁护体避寒。老实说,他现在思路混乱,讲的比山鬼谣当初差了可不止一星半点——不过千钧和辰月依然听得很认真,他们需要这个。早就上过这堂课的游不动就远没有这么给面子了,小胖子就着弋痕夕絮叨的声音又往嘴里塞了个包子,含糊不清地回应辗迟道:“是啊,每次见到碧婷的时候我就总觉得自己变得特别傻。”

……可是见不到碧婷的时候也没见你聪明到哪儿去啊。辗迟翻了个白眼,到底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伤他兄弟的肥肉心。正在仔细听着弋痕夕传授技巧的千钧这时候倒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瞟得辗迟莫名地有些恼火。他深吸一口气,待要瞪回去,却见蓝发少年早回转了目光,继续专注而沉默地看着弋痕夕了。

……嘁,也不知道这家伙整天到底都在想啥。

分组的时候小伙伴们——其实就是辗迟和游不动啦——之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矛盾。游不动想和辗迟一组,辗迟想和辰月一组,语言上的冲突很快升级为肢体上的扭打。千钧本本分分地走到了弋痕夕的身边站好,默不作声地显出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当老师的低头看了看这个最让他省心却也最为消瘦的弟子,深褐色的目光中带了两三分怜惜。

他这三个学生啊……

“弋痕夕老师,”千钧忽然说,“为什么您先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山鬼谣可能是一个玄月呢?”

弋痕夕愣了一下。旁边的辰月闻言也凑了过来,白生生粉扑扑的小脸上一样写着好奇——啊,是了,这两个孩子都是玄月。弋痕夕是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也不敢想。若是想的清楚了,那这白白错过的十七年,岂不是蹉跎得跟笑话一样。

……真希望他的学生们不要重蹈覆辙啊。

“或许终究是因为我囿于对亚性别的狭隘的偏见了吧。”他沉默半晌,终于说道:

“或许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玄月也可以像他那样,坚韧强大到让任何炽阳都望尘莫及……也远远低估了他的骄傲吧。”

他温柔的目光投注回眼前两个心爱的弟子身上:

“身为炽阳,有些时候我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到一种针对其他亚性别的与生俱来的傲慢和自以为是之中。现在想想,老师忽然觉得很羞愧。或许每个玄月都和山鬼谣一样骄傲……也都可以变得和他一样,让炽阳望尘莫及的坚韧,又强大。”

“你们,要自勉哦。”

辰月害羞得脸颊上飞起一抹薄红,说“不是谁都能做到像师伯那样的”,漂亮的眼睛里却闪着光。而千钧勾起嘴角轻轻笑了笑,附和着“那是最难的一条路”,深蓝的眼神里却明明白白地写着“但那会是我的路”。弋痕夕看着面前这一对省心的金童玉女真是越看越爱,如此对比之下再看不远处那对闹腾的包子饺子自然就是越看越嫌弃……当下朗声道:

“好了,别闹了!辗迟游不动一组,千钧辰月跟我一组——”

游不动:“耶!”

辗迟:“啥?!”

不仅没有辰月——连千钧都不留给他的吗?!

“——就这么决定了。”弋痕夕可不理会辗迟满眼“我被炽天殿抛弃了!”的悲愤表情,冷酷无情道:

“现在开始,分组寻找浮丘老师。记忆珠在我手上,零力在辗迟身上,这就决定了任何一组发现了浮丘的线索之后都无法单独处理,所以——你们如果有任何进展,海东青联系,不要自作主张;没有进展,明天同一时间在这里会合。行动!”

“是……”

没有感情的零力输出工具辗迟垂头丧气地被游不动拖走了。弋痕夕看着那个颇有些怨气冲天的背影不觉失笑:小样,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这可是山鬼谣早先就定好了的分组次序,你心里头这点小九九算个鬼啊。

山鬼谣早先就定好了——山鬼谣早先就为我定好了……啧,这么一想可真是甜蜜……

“我们也走吧。”他偏头对千钧辰月说,然后信步向雪原的另一方走去。

一切都会按着山鬼谣的剧本进行下去的——他坚信。站在柏寒身后的那个人一定觉得这一切都如猫捉耗子一般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可他万万不会想到,自从弋痕夕和山鬼谣心意相通的那一刻开始,主动和被动、暗处和明处、猫和鼠的关系……就已经完全反过来了。

他们走进一处穿山雪洞。甫一靠近时,弋痕夕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微末的零力反应。他回头看看两个学生,到底还是太嫩,都没发现异样——很好。太极侠岚满意地勾唇一笑,抬腿就迈进了冰窟里。

轰——!

哈!哈!哈!果然按着山鬼谣的剧本走下去了!!……额不行不行,不能笑得像个反派一样——趁着山崩石裂雪沫飞溅的混乱里,弋痕夕赶紧揉了揉脸。等到烟尘散尽,短发女人轻盈地落在他们三人面前时,就只见弋痕夕张开双臂护住学生,一脸凶恶地瞪着她:

“辛垣——”

被点名的女人高傲地昂起头,冲对面面色不善的太极侠岚露出一个冷笑。

诶呀不对,好像又有点表演过度,她从容嘲讽、我面部狰狞,反倒好像是我落了下乘似的,这可不行,平白失了山鬼谣的面子——


“……看来山鬼谣的判断是对的。”弋痕夕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脸上已没了表情:

“你们在辰月和千钧的身上留下了线索。”

旁边两个学生紧绷的身体立刻变得有些僵硬——啊放心孩子,你们没被敌人当枪使,只是被山鬼谣当枪使了,算起来我也好像也能算个同谋……等等他们两个不会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被我当枪使了吧??希望没有希望没有,我这个老师还是想要一些高大形象的,虽然可能本来就没有这种东西……


“既然你们早就猜到了,为什么没有切断我们的线索?!”

真奇怪记得以前我明明对自己的师长威严很有信心的为什么失了一次忆再回来之后就总觉得自己跟个傻[哔——]一样………

诶等会儿我刚刚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她刚才又放了句啥??

傻[哔——]到居然在对敌攻心的过程中开了小差的弋痕夕赶紧拽回自己宛如脱肛野狗一般撒丫子跑远的思绪,然而终于没能听清楚辛垣那句尖利中带了些许慌张的质问。于是他只好沉下脸色,做出一副“无论你刚才说了什么反正我就当你在放屁好了”的深沉表情,希望对方不要发现自己的尴尬和心虚——大概是没有的,因为对面的女人看上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呵,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


辛垣刚刚高高悬起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弋痕夕的表情非常的色厉内荏,这说明他们根本没办法,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就说嘛,山鬼谣纵然算个人物,在夜阳大人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她嗤笑一声,自信地将刚刚自己抛出的话头接了下去:

“第一,你们想引蛇出洞,查清我们的目的再做打算——可我告诉你,当我们的目的被你查清的时候,你们,也早就输了。第二……”她轻轻搓了搓手指,讥笑道:

“——你们根本没办法去除我们留下的线索!”

放你娘的P!不敢再开小差的弋痕夕脸上立刻敬业地带上了被说中心事的沉着警惕,然而内心疯狂口吐芬芳——知道绝炁逆空吗,知道鬼尘禁像吗,天顶星级别的控制术法都是山鬼谣玩儿剩下的,这世界上还没有山鬼谣解不开的咒式!只是区区一个带一点定位和传送功能的零术而已,山鬼谣的传送阵从桃源山到昧谷到处都是,定位元炁贴不要钱一样的乱丢,你竟然天真到以为他解不开这么一个小小的零术?!


可笑!


“——开门见山吧,把浮丘的记忆珠给我!”

弋痕夕在脑内疯狂输出,嘴上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否则?”

辛垣冷冷一笑,暗紫色的零力在指尖一闪——只听咚咚两声,弋痕夕忙回过头去,看到辰月已然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浑身颤抖的厉害——千钧看上去也很不好。他连忙伸手去扶那少女,触手感觉冰得吓人,辰月却支持不住,直接昏了过去。一边的千钧跌坐下来,艰难地给自己闭了炁,脸色白得像死人一样。

——怎么回事?!这个反应可比之前想象的要大太多了!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弋痕夕转过头去,开始真情实感地对她怒目而视。辛垣开始洋洋自得地鼓吹起自己的零术——该死的别废话了我知道你那是一个什么蹩脚的吸食元炁的把戏,我只需要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反应得这么激烈!!身后传来一声轻响,太极侠岚从余光里看到千钧的身子晃了晃,终于软倒下去,显然也是耐不住极寒而失去了意识——为什么会这样!山鬼谣明明已经用来过北境的辗迟和游不动计算过——


……啊。


弋痕夕趋于暴戾的眉目一凝,深褐色的眼瞳微颤,在骇然与狂怒的交织之中,他忽然反应了过来。

……山鬼谣的计算对象是,辗迟和游不动。

而如今倒在这里的,是辰月和千钧。


——两个玄月。


玄月之体……禀质阴寒。他们体内,由零力转化而来的阴之力要显著多于元炁的阳之力,阳气不盛,因而元炁储量在所有侠岚之中最为低微,并且身体大多比较娇弱……体寒且极畏寒。像山鬼谣,就总是手脚冰凉,搂在怀里感觉都像一块冰,怎么捂都捂不暖和……


……这就是玄月啊。


无论多么具有天赋、后天多么努力,哪怕是打破常理逆天而行到山鬼谣这样的地步——有些先天生来就注定了的东西,终究还是无法改变。炽阳辗迟和中和游不动足以在这种零术面前抵挡片刻,而辰月和千钧,他们的元炁储量却几乎在立刻就捉襟见肘;在环境极寒和元炁有限的情况下,炽阳和中和就可以勉强通过掌握得并不圆熟的元炁御寒术维持身体的机能运转,而天生体寒质弱的玄月——哪怕是千钧这样的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也不过只是多撑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而已……


“怎么样?”

辛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抱起了手臂:

“弋痕夕,他们可是你的学生。”

弋痕夕把冰冷的空气深深吸进肺里,勉强让周身燃烧着的怒火沉滞了下来。冷静,虽然出了一些意外,但事情依然在精准地按照山鬼谣的预判进行下去,只要过会儿祛除零术的动作再麻利点,千钧和辰月就不会有事……就先把记忆珠给她,让她得意片刻——反正不过是计划中的一个步骤而已……弋痕夕这样告诉自己,试图顺从理智、交出记忆珠,然而事与愿违,越竭力这样去想,他握着记忆珠的一双拳就攥得越紧。那种属于“想要保护学生的老师”和“想要保护玄月的炽阳”的被激怒的情感,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激烈得多。


“……我记得,你也是一个玄月。”


弋痕夕说。对面的女人闻言愣了片刻,紫灰的零瞳里一时变得晦暗不明。炽天殿镇殿使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然而再开口时,满溢的怒火还是无可掩饰地倾泻而出:

“辰月和千钧——他们都是玄月,才刚分化没多久,作为柏寒的心腹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你——明明也是侠岚、也是玄月、也经历过一切玄月都经历过的阴寒之苦,就该知道这样的术法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


他的声音终于几近怒吼:

“——为什么还是要这样做?!你——”


轰的一声,冰窟的一壁被零煞炸出一个大坑。女人突如其来的爆发,将弋痕夕的后半句话直接截断在纷乱的烟尘里:

“我早就不是侠岚——也不是玄月了!!”


——等等,什么?

“弋痕夕,你太可笑了,”辛垣剧烈地喘息着,每一个被她恶狠狠地吐出的字都好像还带着热腾腾的血腥气:

“玄月——如果身为玄月就理应在战斗中得到怜悯,那简直就是这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我和你们是敌人,不是什么见鬼的同伴。如果我还需要怜悯他们——如果我还需要去怜悯他们,那又该是谁来怜悯我呢?如果有人怜悯我——”

她几乎是狂乱地摇了摇头,像是要把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甩出脑海似的。弋痕夕勉力按捺下心中的惊涛骇浪——亚性别可以被改变?!或者说,被抹杀?可是——


“知道吗弋痕夕,山鬼谣也是一个玄月。”

辛垣似乎终于平静下来,冷笑着抛出这条讯息——弋痕夕面无表情,似乎不为所动。见此她倒也没显出什么失望来,只是继续道:

“假叶可不会因为他是玄月而对他有什么特殊有待——视他为叛徒的玖宫岭也绝不会。说实话,我倒还真佩服他,在昧谷那么多年,作为一个玄月竟还能持着完璧之身——哦,或许已经不是了?”她看着弋痕夕蓦然变色的脸随口挑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刺中了什么:

“无论如何,那不容易。可你知道吗弋痕夕,我也疯狂的——嫉妒他。”

辛垣竖直的零瞳中浮起许多难以辨别的情绪,那看上去并不像是嫉妒,或许更像是混杂着愤怒与绝望的疯狂——


“我嫉妒他还能有机会忍受这份不容易,而我——而我,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零化侠岚在如愿得到她想要的记忆珠后干脆地离开,而弋痕夕也终于得以抽出手来为两个学生祛除零术。先前将这零术留下,主要是基于两方面原因:其一,放长线钓大鱼,正好可以借此引来那辛垣去解浮丘的记忆封印,省去一番周折;其二,原先潜伏的零术隐藏很深,虽然凭借山鬼谣对元炁出神入化的掌控也完全可以做到精准拔除,但一来打草惊蛇,二来无法确定会不会因此在孩子们身体的更深处留下病灶……所以,他们选择故意不处理这小把戏,而任由辛垣为达到威胁目的而发动零术——这样,术法发作于腠理,反倒降低了处理难度,让元炁控制精度远不如山鬼谣的弋痕夕也可以轻松拔除它。

只是没想到……

唉,只是没想到北境的极寒竟然会对生来体质就偏于孱弱的玄月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啊。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千万别让千钧和辰月因此留下病根。弋痕夕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就完全拔掉了那个吸食元炁的寄生零术,立刻着手探查两个学生的情况——幸好,寒气还没侵入脏腑,只停留在肌理之间,辰月的状况比千钧稍差,但也应该还来得及。他运起治疗阵势,充满生机的木属性元炁源源不断地被输送进两个孩子体内,按照最有效率的方式运行着,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千钧就醒了过来。

“……弋痕夕老师?”

“别说话,保存体力。”弋痕夕声音沉稳:“你和辰月的身上先前被辛垣种了零术,发作之时就会吸食你们的元炁,我刚刚已经把它祛除掉了,不用担心。北境极寒,如果没有足够的元炁护体,身体会受到很大伤害,千钧,趁现在赶快纳炁休息,把身体恢复一下。等辰月也醒过来,我们就赶快出去。”

老师温润的声音和暖和的元炁格外让人安心。千钧轻轻吐出一口气盘膝坐好,刚准备开始纳炁的时候,这少年忽然反应过来:

“老师,辛垣过来,那浮丘老师的记忆珠——”

“现在不要管那么多。”弋痕夕加重语气:“快纳炁恢复体力……此地不宜久留。”

辰月的情况……实在比想象的要糟糕很多。她是女孩子,体质本就更加寒湿阴柔,元炁储量也比不过早就可以悟出两个侠岚术的千钧,更兼还是金属性,金生水,在这满窟寒冰冻雪的地方,阴寒湿冷之气贼喜欢往她体内跑——此刻零术虽已经拔除,辰月身体的自我保护机能却已在寒气的麻痹罢了工。弋痕夕导入的元炁只能起到一定的缓和作用,却完全无法再引导驱动她的身体自行运转起来抵御外邪——周围的环境太冷了。寒气,已经以缓慢的速度侵入了她的脏腑,如果再这样下去,势必会继续钻进她的筋脉、骨髓,那样的话……

该死!

一柱香还多的时间过去,辰月还是没有醒来。一边的千钧已经结束了打坐,深蓝的目光关切地看向躺在他身边的女孩——极寒之下,她原本粉白的面颊已经被冻得发青。千钧又抬眼去看弋痕夕,老师面色凝重,可是指尖已经有细微的颤抖,脚下绿色炁阵的光芒也略微有些闪烁起来。

……这里太冷了。

他倾身去探女孩的面颊,本已经被冻得冰凉的手居然仍然感受到了一丝寒意。辰月的身体已经冷的过分,这样下去一定会落下病根,弋痕夕老师看上去也受到了极寒的影响……他不知道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但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最大的可能就是老师顾忌他们两个累赘,把浮丘老师的记忆珠给了辛垣……既如此,如果再继续耗下去,不光辰月会被极寒伤及性命、老师也有可能受伤,外面石化封印还没解除的浮丘老师更会落入敌手,单靠辗迟还对抗不了辛垣——他和游不动也会有危险……真要动手的话,只有弋痕夕老师才有实力从敌人手里抢回浮丘老师。

所以弋痕夕老师绝不能在这里受伤……而他也必须要保护好辰月——可不能让那个棒槌、瞧不起!

不过是个念头一起一灭的功夫,千钧已然握紧辰月的手臂,将身体的其他部分最大程度地舒展开来——


他将周围浮动的寒气,全部向自己身上吸了过来。


“——千钧?!你在干什么!!快停下!!”

察觉异样的弋痕夕惊怒交加,然而他的全部精力都被牵扯在辰月的治疗阵势上,竟丝毫腾不出手,只能厉声喝止道:“你不要命了?!你是玄月,身体禁不起糟蹋,这样的寒气能要你的命!!快停下!!”

千钧不动,只有苍白的嘴唇微微颤了颤:

“老师……没事的。”


极寒的冷气顺着他的那只手,从辰月的体内被吸入到他的身体里,又从四面八方袭来,争先恐后地挤进每一个毛孔——可真是冷啊。但是,真的……没关系啊。


我是水属性,从小到大,每日做的事情就是在与冰雪为伍,用棒槌的话说就是整个人都跟冰块一样又冷又硬……所以这些寒气,奈何不了我的。我……能撑得住。就算是玄月、就算只是孱弱的玄月——我也能……撑得住的。

棒槌说的话有两分歪理,人在陷入某种极致的情绪中的时候……大概的确是会变傻的吧。但在变傻的同时,难道……不是也在变得更加坚强吗。

是玄月……又如何呢?


周围的温度显著的升高起来,而千钧却觉得越来越冷。眼前的世界逐渐模糊起来,但他依然竭尽全力地将寒气吸入自己的身体。意识朦胧之间,他恍惚看到了一个踽踽独行的挺拔的背影,白发凌霜,恍如雪满枝头依然不折傲骨的苍松。直到那行孤独的足迹消逝在皲裂的大地之上,也终于,没有回头。


不要小看……玄月的骄傲啊,弋痕夕老师。


“——千钧!!”


辗迟向石像输送零力的动作忽然一僵,没来由地焦躁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掐断了零力的输出,深深地吸入冰冷的空气——然后他愣了一下,开始用力抽起了鼻子。正在望风的游不动被他搞得吓了一跳,连忙凑过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游不动,你有没有闻到……”辗迟皱着眉头使劲抽着鼻子:

“有没有闻到,很甜很甜的香味?”

“啊?”游不动更迷惑了:“没有啊,完全没有啊,什么……甜味?”

是真的很甜,清甜而不腻的那种甘美,比先前在游刃大叔那里偷吃的蜂蜜还要好吃——和蜂蜜一样香甜,却消去了那股子齁腻的感觉,清新又怡人得恰到好处……辗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他只是很想吃这种甜美的东西,非常非常想——


“——弋痕夕老师?!”

辗迟的理智在游不动发出惊叫的时候暂时从那种甜美中抽离了出来,却在看见弋痕夕的那一刻彻底消失了:辰月跟在弋痕夕的身边,但是伏在老师背上的那是——

“……千钧?!”辗迟的一双眼睛瞬间全红了——他几乎只是一闪的功夫就月逐到弋痕夕旁边:

“他怎么了?!”


等一下,千钧身上怎么、这么甜——


“辗迟……”

弋痕夕将背上的少年抱到怀里。他叹了口气,冲地上红着眼睛的红发弟子露出了怀中少年雪白而滚烫的后颈:



“现在……只有你能帮千钧了。”




TBC

评论(50)

热度(10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