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果宝特攻/雪香】天仙引(六)

这一更写的手感不太好,也没有太大意思,主要是完善设定+填了填前面挖的小坑,磨了很长时间,大家凑合看吧😂





“橙留香,操。”菠萝吹雪真情实感地说:

 

“——你的新战甲也太他妈牛逼了吧?”

 

“诶?有吗?”

“当然有啊!!不仅能飞而且他妈居然连天外飞仙都直接突破了啊!!”

飞行翼后高速旋转的涡轮速度一滞,橙留香倒提着神剑缓缓降落在地上,随口应付了一句,只一眼不错地盯着击中贼眉鼠眼后轰起的那一团烟尘。菠萝吹雪撇撇嘴,抬剑斩去一道气刃。尘埃霍地散去,露出地面上散落着的两只破碎钢爪……和一个巨大的洞。

“……果然叫他跑了。”

圣道剑主呼出一口浊气。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本来就没指望能将贼眉鼠眼这样的存在一击击杀——只是多少有些遗憾。

“啊,虽然实在很希望能送他往生,不过魔动王独门的土遁术闻名江湖,要做掉他大概的确非常有难度啦。”

陆小果慢慢悠悠蹭到大师兄身边,一边又顺手往那坑洞处补了一弹,一边伸手弹了弹橙留香的战甲,赞道:

“果然牛逼,还比菠萝吹雪的那只花孔雀好看。”

菠萝吹雪:“喂?!”

果宝神剑是圣物,召唤出来的战甲自然亦是不凡,绝非寻常钢铁按样打造的制式铠甲可以媲美,一套自有一套的不同。若说橙留香的战甲最亮眼的地方在于那一对轻盈帅气的飞行翼,陆小果的特色是两台可以自由变形的重炮,那么菠萝战甲最吸引眼球的,则莫过于那扇……大裙摆。

——是真的大裙摆啊!!!

“你以为我想拖着这玩意儿吗?!”菠萝吹雪悲愤交加地用剑脊重重拍了拍自己金碧辉煌的硕大战裙:“凭什么你和橙留香下半身的裙甲就长度包臀都恰到好处,要腰有腰要屁股有屁股要长腿有长腿——就我特么跟拖着个开屏孔雀的尾巴似的啊?!”

菠萝战甲的风格,非常的……咳,华丽。不必说金绿相间的高立拉夫领,双肩上公主气息浓郁的梦幻泡泡袖,袖口上恶趣味的钢铁蕾丝——就单说这大裙摆,从收束得严丝合缝的腰肢处刷地鼓了起来,跟绑了旧社会洋人淑女撑裙子的鲸鱼骨似的,后摆甩出去足有约莫三尺长——他是不是还应该感谢那个变态的设计者在前挡的地方给他留了个空啊?!要不然的话整个就是一真•裙子好吗!!颜色还特么是一条金一条青一条绿——这跟拖着个花花绿绿长尾巴的公孔雀还有什么区别!!

“噗……肯定都是有用的啦,扇面开合、增减速度什么的,别小瞧了果宝战甲。”橙留香说着撑不住笑道:“反正你穿了倒也是很好看的。”

“就是,”陆小果抑扬顿挫地附和:

“要是皮子颜色暗淡些的,怕是还压不住这金碧辉煌的配色呢,偏就你生的又鲜灵又俊俏,再怎么浮夸的衣服上了你的身,都是别人穿不出的好看,这套战甲可不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吗?”

??陆小果你???你长进了啊???这明夸暗损的一套玩的炉火纯青的——不就是嫉妒你哥哥我长得比你帅吗??“又鲜灵又俊俏”的菠萝吹雪咽下一口老血,嘴巴里毫不肯吃亏地反唇相讥道:

“哪里哪里,不过是比陆少爷稍拿的上台面一二分而已,倒也不必如此谬赞,省得被那真正有容貌有颜色的嘲笑说见识短呢!”他还待再还击几句,余光瞥见橙留香依旧苍白的脸色,忽然间就没了斗嘴的兴致。沉默半晌,菠萝吹雪道:

“把战甲都卸了吧,让我看看你的伤。”

宝甲乃是灵物,心思变动之间便能顺遂主人的意念。橙留香还未来得及回话,三人身上的轻铠便倏忽一下子消失了。他正觉新鲜,便见正菠萝吹雪走上前来,直接要扒他的衣服——人看着似乎有些不一样??橙发少年愣了一下,直到师弟的手都已经探上了自己的衣领子,这才慢半拍地奇道:

“菠萝吹雪,你身上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件长褂子?”

紫发少年牙色的袍服之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件长而无袖的暗红比甲,绣金暗纹精致细密地匍匐其上,似乎绣的是个什么奇珍异兽,但一时看不真切。赤霄剑主不置可否地继续要㩐他领子,却被橙留香有些着恼地推开了手,只好应付道:“问我干什么,你看你自己身上,不是也多了一件?”

橙留香这才低头看清,刚刚被菠萝吹雪扯着的并不是自家穿习惯了的那件浅褐练功服,而是一件从未曾见过的挺括的金橙色皮质短坎肩,左右两襟用金线绣着龙凤,中间搭着一条赤金链子——竟合身得如同是从身上长出来的一般。

“——?!这又是从哪儿来的?!”

“战甲标配啦。”陆小果道,扭了扭屁股,让他小肥腰上那条银珠龙腰带再次叮当作响起来:“成功召唤过战甲之后身上就会有哦,可能是被神剑真正认主之后的标志,反正每个人的都不一样,不拘是什么物件什么样式——所以你不要嫌弃我的腰带丑啦。”

橙留香眨了眨嫩绿点金的眼睛,才反应过来当日陆小果和方丈为何串通好了似的、一看见他和菠萝吹雪就问是不是二人都还没能给神剑成功开光,原来是根据身上有无增减衣饰判断的……诶等等,菠萝吹雪不是在那之前就成功召唤过菠萝战甲的吗,这漂亮的比甲如何刚刚才冒出来——然而圣道剑主询问的话还没说出口,赤霄剑主已声音凉凉地抢过话头道:


“先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橙留香,给我脱衣服!”

橙留香:“????”


陆小果望了一眼东边正煊亮的日光,忠言逆耳循循善诱道:

“菠萝吹雪,白日宣淫,这不太好。”

“屁的白日宣淫!”他翻了个大白眼:“把你的衣服脱干净了,让我检查一下刚才的剑伤——你可真下得去手,足足把自己捅了个对穿,我可不信这两下的功夫就能好透了!”

“真——真的没事啦,”橙留香下意识地双手抱胸,一副被冒犯的良家妇女的模样:“圣道剑有大神通,区区皮肉伤而已,被那光晃一下就全好了——真的,我捅的是右胸,找好了位置的,又没伤到心脉,我又不傻……”

菠萝吹雪半点不信他的鬼话,把眼一眯打断道:“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橙留香:“……”

“别想忽悠我,从小到大,涉及到身体问题的时候,你就没说过几句实话!”

他残酷无情无理取闹地命令道:

“——脱!”

“……”

这还能叫他怎么办呢?橙留香委委屈屈地扒下刚上身没多久还没捂热乎的小坎肩,里头练功服右胸口上晕开的一大团暗红血迹顿时刺进菠萝吹雪的金瞳里。外衫之内还有一件雪白的中衣,也被血污得糟透。橙发少年臊得很,在兄弟灼灼的目光注视之下很是不情不愿地把右臂从领口里掏了出来,陆小果干咳一声,背过身去充当屏风,菠萝吹雪却早急不可待地摸上前去。圣道剑主裸露出来的象牙色肌肤上横亘着一道狰狞的四指长的伤疤,已然收口,但血痂尚未完全凝固——那是剑主自己的杰作。紫发少年从怀里掏出一块白帕叠在手上,轻轻按了按那伤口,看到橙留香痛得一颤。他面色更沉,又转到后面去,那消瘦后背上圣道剑尖捅出来的地方更是还微微氤着血。柔和的真气顺着赤霄剑主的掌心流淌进他师兄的经脉,一个小周天运转下来,菠萝吹雪的脸色难看得吓人。

“……全好了?”他挑眉。橙发少年沐浴在师弟小刀子一般的目光中瑟缩了一下,辩解道:“里面全长好了……”

“放屁,现在就跟我去找医馆。”菠萝吹雪说。

“……真的没必要浪费时间啦,”橙留香苦着脸道:“这么样的口子过个一两天,就算不管它也能自己长好的。现在要紧的是搞清楚圣莲珠的事情,这次又走了贼眉鼠眼,反教对我们的围剿力度肯定会加大,耽搁不起这个时间——”

菠萝吹雪:“是啊,所以必须要去。要是还没等到四大恶贼来围剿你就先歇菜了,丢人现眼的,我们天山神武门的脸还往哪儿搁?”

橙留香:“……”

“不要讳疾忌医……就算伤口不碍事了,血究竟还是流了好些的,的确应该找个郎中开开补血的方子——嗯,虽然说补血这种事情一般只有女孩子才会专门去做,不过现在情况特殊嘛。”一直站在“嘲菠萝吹雪”立场上的陆小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了戈:

“橙留香,乖啦。”

橙留香:“……”

荒郊野地的,又在七界山脚下,医馆哪有那么好找?可说来也奇怪,大概是因为陆小果的好运道的缘故,竟然真的叫他们找着了一个——菠萝吹雪仰头看那牌匾,皱着眉头念道:“卧虫医馆——”

……好吧,就是名字有点非主流。

这卧虫医馆离七界山山门不远,大概也就二三里路的距离,门庭冷落得很。医馆的正门马马虎虎地半掩着,仅虚虚的垂下一道棉帘子,进去更是一个坐堂的大夫也无,只看得见正面空荡荡的柜台后立了满满一壁的药斗子,东西两侧一边遮着纱帘,一边摆了个颇显寒碜的博古架。几乎是被两个师弟一路押解到这里的圣道剑主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试探道:“这……馆里的郎中想是有事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呢,既然不凑巧,不如……咱们就走吧?等太久也不值当的,横竖就是点小伤——”

“才刚进门来,你急什么?”菠萝吹雪手上一使劲就把橙留香一屁股按在一张太师椅上,又仔细看了看他的气色:“白着一张脸,也好意思说什么‘就是小伤’。陆小果,给我压着——这开馆的不自家好好看着铺子,偏要跑出去浪,哼哼,”

他摩拳擦掌地走向那一面药斗子:

“就别怪我在你家店里自助服务了——”

“喂!菠萝吹雪!”橙留香撑着扶手要站起来,被陆小果从善如流地重新按了下去:“陆小果你怎么也——菠萝吹雪!”

他看见无法无天的师弟已经悠哉游哉地绕过来柜台开始大手大脚地翻起人家的中药柜子,不由得气道:

“不问自取是为贼啦!你别——”

“我又不是不会付钱,不过是省了那懒郎中开方子的一步而已。”菠萝吹雪一边拉开一个抽屉看一边敷衍道——鬼都知道你个守财奴不会付钱!陆小果又用力把蠢蠢欲动的橙留香按了按,然后慢吞吞开口道:

“纵使给了钱,你菠萝吹雪自配的方子,我可不敢让橙留香吃。”

“嘿?陆小果,你瞧不起人是吧?”

这一句话客观上倒是起到了制止菠萝吹雪行凶作乱的奇效,赤霄剑主咣当一声把正在查看的那个抽屉格儿摔回去,回身雄赳赳气昂昂地藐视着陆小果:

“我已有补血益气的千古名方烂熟于心,一剂下去,管教橙留香药到病除!”

“哦?”陆小果道:“愿闻其详。”

“呵,竖起你的狗耳朵听好了!”菠萝吹雪洋洋得意地往嘴里甩了一枚红枣:“那就是——甘麦大枣汤!这可是老子当年被罚抄藏经阁群书的时候从《金匮要略》里记来的,抄了一百遍,记得可牢了,就是专治气血不足之症!怎么样?陆小果——”

陆小果:“……甘草、小麦、红枣?”

菠萝吹雪奇道:“哟,你居然知道?”

 

陆小果:“……倒是吃不死人,但那其实是治妇人更年期的。”

 

橙留香:“……”

菠萝吹雪:“……”

他终于悻悻地把手中抓好的药材摔到一遍,不情不愿地放过了那台药柜子。橙留香尽量不出声音地长出了一口气,结果还是挨了他师弟一记眼刀。自觉丢尽颜面的赤霄剑主,于是开始百无聊赖地品评这位卧虫医馆主人作风艰苦朴素的博古架。

 

“这一对瓶烧的,釉色不均!”他啧道。

“这名人法帖一看便知是赝品!”他嗤道。

“这摆的一盘子佛手都不新鲜了!”他嫌弃道。

“这盆景看着忒死性!”他挑刺儿道。

橙留香闭目调息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说:“菠萝吹雪,你且歇一歇吧。是你自己不愿意走,现在留在这里,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

“我不,”菠萝吹雪说,“我整事儿,我开心!”

“这个卧虫医馆也不知道是怎么恼了你……”橙发少年扶额。心里就是不痛快的菠萝吹雪不置可否,继续点评道:

“这块玉璧倒是——”


——等等,这玉璧……这是——!

——怎么会?!!


他好像听到陆小果嘲讽“或许菠萝吹雪真的需要那甘麦大枣汤”,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全然没了怼回去的念头,只胡乱应付了一句“还不是要怪这位大夫招待得忒不周详——”琥珀金的桃花眼却只死死盯着那块玉璧,就连橙留香又说了句什么话都没能听见。正出神间,忽有歌声带着极强的穿透力直灌入耳——那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却仿佛是自很远很远的地方飘忽而来:

 

“垒起七星灶,铜锅煮三江。

拉开百子柜,迎诊十六方。

坐堂混口饭,全凭嘴一张。

望闻又问切,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紫发少年猛地转过身,只见纯白的棉布门帘被一掀飞扬而起,一个人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件长柄的事物。逆着日光,他的容貌服饰一概都看得不真切,唯一清晰地映入赤霄剑主眼帘中的,是一双血红的冰冷的眸子:

 

“——我想知道,欺师灭祖的果宝三剑客,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医馆里?”

 

 

TBC

最后让我们恭喜永远的主角(bushi)小果叮顺利出场——

 

 

评论(7)

热度(7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