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CH6】All in the Past(队中心/铁冬盾/A4魔改)

本章基基主场,带微量锤基,队吹滤镜大概有三百米厚。铁和队其实都没出场,为了连贯性打铁盾tag,介意请私。


CH6


“你知道吗,你们听起来像两个基佬。”Loki嫌弃地说。

“闭嘴。”冬兵冷酷地说。

Loki翻了个白眼。他久违地——或者说是一回生两回熟地接受了复仇者热情洋溢的招待:绿眼邪神安安分分地坐在一把高背椅上,身上连着两台测谎仪,从脖子到脚脖子都被特制的绳索绑了个结结实实——还差点被带上口枷,不过考虑到审讯需要,复仇者们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他们最终选择用自己各式各样无奇不有的吓人武器和能力来威吓这个puny god:战争机器全副武装,猎鹰合上暗色的护目镜,绯红女巫指尖红光闪烁,蜘蛛侠和蚁人制服上身面罩上脸,奇异博士和他的亚洲朋友身后亮起吓人的光圈——除了回国的瓦坎达人以及尚未赶回的银河护卫队,所有还在基地的成员都来了。鹰眼立在他们的最前面,面皮和目光均比Loki上一次见时要沧桑得多——也平静得多。冬日战士和绿巨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后者看上去变得好欺负了不少,并且明显地有些心不在焉,但Loki在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浑身一抖。他赶紧移开目光,转而开始研究那些脸孔。恶作剧之神并不打算率先开口,凡人没那个本事能奈何得了他的性命。他们双方都需要信息,但Loki显然不是更着急的那一方,获取信息的途径,也远远不止攀谈这一条路。


有,好多好多的生面孔啊。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最终还是Clint率先打破了沉默。前特工看着这个与复仇者最初的组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神,面色有些复杂。Loki嗤笑一声,抬眼望他:

“我一向非常命大。”

“……五年前,那样的劫难……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非常让他意外的是,这句话居然出自那个绿色的大家伙——他的神色之间居然能隐约看出一点愧疚?Loki不动声色,慢悠悠道:

“办法总归多得很,有些对于神族而言不过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只不过,不足为凡人道也。”

Banner垂下眼眸——不是个好现象,因为这样Loki就无法观察他的神情——

“是通过宇宙魔方吗?”他忽然说,“所以你最后还是想了个什么办法把它藏了起来……而你拿出的那个,是个假的。”

这已然不是疑问,而是确定的语气。Loki一哂,顺势应道:

“按照凡人的理解方式……你也可以这样说。”

银舌头的小诡计之一——抛出一些带着诱导性的句子,引诱对话者忘记最初询问信息的目的,而是自顾自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是人性,每个提问者在询问信息之前,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有了一套想法——那么你何必再问呢?相信你所相信的就可以了。而Loki要做的就是顺水推舟的应下,相反地,再套出自己所需要的信息……这就是话术。洋洋得意的Loki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复仇者中有几个人露出了惊疑的目光,而Banner博士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那么你不远走高飞,又为什么要在五年之后突然出现,冒充队长?”猎鹰沉声问。Loki夸张地耸了耸肩——考虑到他现在被绑的像个竹筒粽子,这实在是不太容易:

“你忘记我是谁了吗?——我可是恶作剧之神!诡计之神、欺骗之神……它们全都是我的名字。为什么要问我一个如此愚蠢的问题?”

“你……”Sam憋气,而Loki轻快地继续道:

“况且,你们不是知道吗?我最喜欢冒充的就是你们的好Captain……他实在是非常好演,只要做出一副无比正义永不出错的样子就可以了——即使演得不太好也没有关系,毕竟,你们对他可以算是深信不疑,只要披着他的那副皮相,别说变老结婚……”Loki脸上的笑容加深:

“就算是要你们去死——估计你们这帮蠢货都不会有半点迟疑的吧?”

咔的一声,冬日战士机枪上膛。Loki故作畏惧地往后一仰脖,咋舌道:

“我更正,我更正,美国队长眼力毒辣的小男朋友除外。”

“闭嘴。”冬兵露在面罩之外的一双眼睛如狼一般冰冷:“……Odinson。”

“别叫我这个名字!”一直表现得游刃有余的Loki忽然暴起——被特制绳索绑住,只好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我说,别用那个名字叫我,蝼蚁!!”

“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情况,Loki。”鹰眼说。作为现在在场唯一的复仇者初代元老,他是这次审讯当之无愧的主审,而神箭手也的确是最冷静沉着、不露声色的那一个:

“现在,落在别人手里面的倒霉蛋是你,不是我们。我想你需要清楚,复仇者一共有三个强大到足以撕裂空间的法师,”他的目光一一扫过绯红女巫、王和奇异博士,再慢悠悠转回Loki身上:

“……专门克制你的那些小戏法。你现在处于一场严肃的审讯中,你的审讯者需要的,是切实的信息——不是你那些玩弄唇舌的嘲讽和哑迷!”

Loki冷笑,张口正欲回击,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恐怕Loki并不是不愿意给我们切实的信息,而是他自己也对所有事情……一无所知。”

是Hulk。Banner博士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个长得像扫描仪似的东西。Loki心下一紧,正想说点什么,却见绿巨人早已抬起手来。仪器的光笼罩了恶作剧之神,在接触到他腰后的某个部分时发出尖锐的声响。

Loki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Bruce轻叹一声,对身后的法师们说:

“Wanda……或者随便哪位,能帮忙把Loki身上的幻术破开吗?”

“什么……?!”

在场众人均是神色一凛,Strange和Wanda对视一眼,一个运起法力,红色光芒牢牢压制住面沉似水的Loki全身,另一个集中意念操动念力。不过片刻,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悄然响起,而Loki的腰后,立刻暴露出无可掩饰的蓝光。


“——是宇宙魔方?!”


“是的,是的。”Banner博士叹息,无视了邪神要杀人的目光伸手取下了那个对他而言小得有点过分的玩意儿:

“是宇宙魔方……果然是这样。”

“果然是怎样?”Clint沉声问,科学家转过头来看着他的老战友,那张巨大的绿色脸盘,居然显得有些难过:


“Loki……果然还是死在了五年前。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是2012年的Loki。”


“——什么?!”

复仇者顿时一片哗然,而Loki阴着脸低头,并没有否认。Bruce Banner垂着眼盯着他手心那个小小的立方体:

“这个他从11年前捡走的宇宙魔方,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还有别的依据吗,Bruce?”

其实从心底,Clint已经相信了他的朋友……但孤例不成证,更何况Bruce明显是发现了些什么东西之后才明确得出的这个结论。Banner用他粗大的手指摘下眼镜,于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失去了遮挡的目光中那些显而易见的惆怅。

“这个Loki,事不关己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当我提到五年前的时候,他显得很无动于衷,这不像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在看到灭霸屠戮阿斯加德臣民时几近发疯的Loki。”他看了看Loki微微睁大的眼睛,继续道:

“所以我试了试他。我确信当年Loki交给灭霸的,是真正的宇宙魔方,毕竟那个响指的结果,大家都清楚——而这个Loki却应下了我的话。Loki经常说假话,前提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说的内容是假的。很显然,这个Loki对于我所说的一切一无所知——起码知道的不是很详细。”

Banner摇了摇手里的仪器:“所以我拿了这个。你们谁还记得昨天,CNMTV播了一条非常不起眼的新闻吗?”

“……美国队长民意上升,建议去竞选总统?”Bucky面无表情地说。

“不是!是量子波动,就在中央公园,出现了神秘的量子波动!”Banner挥动手中的仪器,“那次检测就是在我主持的,你们知道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吗?时空穿越!时空穿越!我太熟悉那种波动的频率——这个检测机,不仅可以检查无限原石所具有的特殊能量波动,也提取到了Loki身上的频率,跟昨天中央公园里面的那个,一模一样!”

他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这是2012年时间线上逃逸的那个——失踪的Loki!!”


审讯室里一片寂静,只剩下博士激动的喘息声。良久,鹰眼开口问道:

“Loki,你承认吗?”

“呵,你们心中早有定论,又何必张口问我。”

埋着头的邪神笑起来。这是他的话术,如今却也成了不争的事实。Loki运用语言的技巧无比高超,谁知道最终却还是输给了信息不对等。

“不错,”这个骄傲的神抬起眼帘,眸中绿光闪烁,“我的确是……昨天,才来到了这个世界,宇宙魔方的能力过于强大,我没能太控制好用它穿梭时空的方法,谁能想到随便一穿,时间竟然就过了十年……”

“十一年!”Scott纠正。

“嘁,十年十一年又有什么区别?不过区区数百日光景,也还值得如此计较,果然是朝生暮死的蝼蚁。”Loki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只够他勉强了解到一些像“灭霸”、“响指”之类的基本信息,却还远不足以让他明白那些信息背后的含义:这一年,准确的说是刚刚过去的几天,无论对什么人而言,都意义重大。邪神不清楚,大概也不想弄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想要通过装成美国队长来混入复仇者、了解信息、隐藏自己的目的没能达成,他非常——不爽。


“不过,我还真是想不到,不过短短十年,你们的蝼蚁团队居然已经增大到了如此规模……”Loki拿绿眼睛傲慢地扫过围在他身前的复仇者们,“低等生物的繁殖能力,果然不容小觑。”


“是十一年!”Scott说,不过没人理他。


“你对于人类组建团队的方式有些极度无知的误解。”Clint冰冷地笑了一下,轻微地偏了偏身子,背后的箭头打出一片反光来,准准地闪进Loki的眼睛。绿眼邪神啧了一声,将目光不急不缓对准了Clint,慢腾腾道:

“唔,还是看到老朋友熟悉的面孔,让我更加开心一些。”

“谁他妈是你的‘老朋友’。”神箭手的眼神锋利得几乎都能刺穿眼前这个令人生厌的神,在得知眼前这个Loki来自2012年之后,前特工眼底那些复杂的情绪就迅速消散了。Loki夸张地在脸上摆出一个受伤的表情,矫揉道:

“真叫我心痛。要知道,你可是这群蝼蚁之中跟我最能称得上是合作伙伴关系的了——事后就翻脸不认人什么的,可真是叫人寒心。”

他不再看Clint骤然难看下来的神色,悠悠然转移了视线,让森绿的目光一个接一个地恩顾过复仇者们的脸——看到博士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绿色脸孔时那嚣张的眼神顿时一缩,像只惊慌失措的仓鼠一般迅速把头一偏,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挪回来——多少融合了些Hulk性格的Banner博士扯起一个笑,雪白的牙齿寒光闪闪。Loki没了细细把玩中庭蝼蚁面部结构的性质,只粗粗将剩下的人扫了一眼——他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事的,那双绿眼睛重新兴味盎然地亮了起来。

“诶哟,新面孔多了,熟面孔怎么也不见了?那个龙虾配色的铁皮罐头、还有红头发的女人……”


“怎么,熟悉的面孔只剩下你一个了吗,老朋友?”


他满溢着极度的恶意的绿眼睛又回转到鹰眼的身上,笑得极端轻蔑:

“不过十年,就彻彻底底的更新换代了……蝼蚁繁殖后辈、膨胀团队的惊人速度,果然是和你们这可悲的朝生暮死息息相关的吗?看看你们的初代成员,死的、散的、一去不回的……走得多干净了?真是可怜哟,不过十年……”


“是十一年!”Scott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执念而坚持纠正着,声音有些哽咽。


“闭嘴,Lang!”Clint大声吼道,这个从开始一直保持着镇静的神箭手终于失去了努力维持着的领袖姿态——他不能再冷静下去了。前特工竭力压制着自己滔天的情绪和粗重的喘息……见鬼。他想,Cap是怎么做到一直像一个死人一样冷静的?有的时候,有些人说出某些话的时候,真的是……只要是个活人就想要掐死他。

他逼着自己安静下来……安静下来。


……就像Cap一样。


“赴汤蹈刃,死不旋踵——这就是复仇者。而我和Hulk还在这里,Tony和Natasha与我们一样,他们永远都在这里。当世界需要我们的时候——”

Clint说,阴鸷却坚定不移地:


“我们就会出现。”


“……Together。”Bruce喃喃道。


“更何况Cap还在!!别在这儿幸灾乐祸了,你这个被癞蛤蟆腌过的绿眼睛坏东西——”Peter的语气恶狠狠的,与他平素全然不同。如果此刻去除他的面罩,你就可以看到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完全红了的眼圈:

“Cap只是去还无限宝石还没回来而已,我告诉你,复仇者还是复仇者,Cap会把我们训练得和Mr. Stark他们还在的时候一样强大——甚至更强大!我们永远有力量痛扁你和一切坏蛋!!”

“啧,你们对那个穿得花花绿绿的蝼蚁还真是有信心。”Loki撇嘴,看起来一点都没被蜘蛛侠突如其来的爆发影响到——还是那么令人烦躁的悠哉傲慢:

“我倒是好奇……既然你们这群蝼蚁如此信仰那个人,为什么还要放他回过去呢?”

“……?”

“呵,看你们这副傻了吧唧的样子。”Loki又施施然换了个姿势,慢吞吞地继续道:

“就我所知……他可是来自过去的人——the man out of time……你们就不怕他通过时空穿越回到了过去,结果没能抵挡住诱惑,贪恋了熟悉的风景,然后一去不归?诶呀呀,看样子你们是有点怕的,不然方才……怎么能被我如此耍弄?”

被缚住的这个讨厌鬼在一瞬间又变成了有着熟悉眉眼的白发老者,所有复仇者都不由自主地一颤——下一秒红光亮起,Loki龇牙咧嘴地被压回原型。绯红女巫衣角翻飞,施法的手紧握成拳,美艳的脸冷得能凝成冰:

“你要是再敢侮辱队长——”

“不敢了不敢了。”Loki轻微地瑟缩了一下——妈妈,为什么女人都这么可怕——他强迫自己保持住身为一个神的仪态和尊严,轻咳道:

“咳总之,你们是很担心他一去不复返的——而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他也的确没回来,所以我才能有机会愚弄你们。那么我倒是奇怪了,你们怎么敢放他去呢?你们怎么敢放他回过去?这又不是只能由他完成的任务……”

他挑起优雅的长眉,装模作样地猜测道:

“你们没有他的本事吗?还是说……你们其实并没有像你们刚才所说的那样需要他们——美国队长,还有眼前这个只会玩弓箭的原始人——这些老家伙了——”


“够了。”


Bucky厉声喝道。Loki能屈能伸地闭了嘴,森绿眼眸小心翼翼地瞄了瞄身边这一大群复仇者——这些人果然在面面相觑。让他有些惊异的是,原本在他预想中应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彼此的这些蝼蚁们……居然在交换心照不宣的微笑。


为什么是美国队长?为什么只能是美国队长?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人认为这是个需要回答的问题,因而也自然不存在答案。


勇敢的英雄很多,其中却少有人能接受用全部余生去永远忍耐那无法改变的宿命;隐忍的智者很多,其中却少有人能鼓起足以颠覆天地的勇气去改变那可以改变的终局——哪怕那机会仅有一息尚存,微乎其微。


而只有他。


只他有恒久忍耐,敢去接受那无法改变的。


只他有永不止息,愿去改变那可以改变的。


只他有无上智慧,能区分两者之间的不同。


即便是在最绝望的情况下。

……在失去了理想和希望的情况下。


只有他可以。他会归来,他会带领他们——


And they will revenge. 


所以除了他,还能是谁呢?


“你对于什么是复仇者,什么是美国队长——”

Bucky说,灰蓝色眼睛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邪神:

“一无所知。”


“……”

Loki愣了愣,难得地张口结舌了片刻。他对于复仇者的印象依然停留在11年前那群被轻易挑拨就能吵翻屋顶的幼稚园孩子上,显然对此时此刻的这群无比坚定的年轻人有些应接不暇。然而Loki毕竟是Loki,他简单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又自信满满地开口道:

“但是——”


“LOKI!!!!”


邪神挑拨离间的银舌头僵在半空,而门板pia的一声,直接从门框上被拍得飞了出去,金红色的巨大一坨呼啸而来:


“L——O——K——I——”


“奥丁天杀的胡子啊!!!”Loki吓得带着椅子一起跳了起来,邪神逃跑的欲望从来没有这样高涨过,然而那巨大的一坨已然冲到眼前:

“MY——BROTHER——!!”

“滚!!放开我!!快他妈告诉我这个腰围长过彩虹桥的死胖子不是Thor!!不是!!!快给我滚——!!”

银河护卫队:“……”

复仇者:“……”


“你知道吗,你们听起来也像两个基佬。”冬兵冷漠地说。


TBC

评论(24)

热度(8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