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青桑

萌的CP大都冷且逆,在众多冷门tag间反复跳坑,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漫威队长本命,DC老爷本命,子供向国漫是童年。
混的圈子都很冷,经常处于饥饿状态,而饿得受不了了的时候会挥泪举刀割肉自喂,所以坑多且杂。
更新雨露均沾。
致力于成为温暖北极圈的女人,影子里站着一个伟岸的鸽黄画触,深藏身与名。
注意!我欢迎一切真诚的催更,但注意——别过分,别不分场合,别不知好歹,别ky。老子花时间摇笔杆子写快乐,不是专门讨好某些白嫖的大爷的。要是实在想当我大爷、想要得到您放一声屁我就屁颠屁颠地奉上更新的贴心服务,倒也不是不行——打钱,一切好商量:)

【CH5】All in the Past(队长中心/铁冬盾/A4魔改)

CH5


“这有点尴尬。”Clint说。

“Barton,闭嘴。”Natasha冷酷无情地说。

Clint于是闭嘴,可是这真的有点尴尬。他们的面前飞着五个巨大的监控虚拟屏,每个里面都有两到三个不等的美国队长或钢铁侠或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在殴打对方或者自己、或者围观对方或自己被什么其他人殴打或殴打什么其他人……超现实到了极致,反而衍生出一股荒谬的可笑。反正不管其他人怎么觉着,Tony是笑得几乎快要打嗝了。

“你是觉得自己摔得还不够疼吗Stark?”Steve——年轻的那个——绷着脸嘟囔,因为闹出一场大乌龙的窘迫而满面飞着晕红。可是讲良心话,这真的不能完全怪他——让局面变得像现在这样尴尬的最大的罪魁祸首怎么还能笑的这么没心没肺!

“幽默,Rogers,幽默——榨干如此操蛋的生活中每一点滴的幽默,是我这样的天才必备的技能,不像你这种成天愁眉苦脸的老古董——愁眉苦脸能解决问题吗?不能。所以来,跟爷一起笑一个——”

Tony挑衅地冲Steve——年轻的那个——露出了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约炮笑,脸上的乌青和纸团都堵不住的鼻血显然丝毫没有削弱他对自己魅力的自信。小胡子男人满意地看到那个金发青年气呼呼地偏过头,脸上的红色加深了一整个色号——然而意料之外的是,下一秒,Tony真的听到了属于Steve的一声轻笑。

“噗……抱歉。”

来自2023年的美国队长轻声说,脸上的笑意却在那双焦糖色大眼睛见了鬼一般的瞪视下越来越深。

“我是说……这的确挺好笑的。”他找补了一句,在包括年轻的他自己在内的四面八方的“Loki?是你吗Loki??”的目光里坦坦荡荡地露出雪白完美的牙齿。Tony瞪着这个老男人——他甚至还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他他妈是在卖萌吗?!他卖起萌来也太可爱了——不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男人怎么好意思卖萌呢?!上帝的狗屎,21世纪究竟对美国队长下了什么毒手,把那么一个皮薄肉嫩经不得调戏的老派害羞小羊羔给改造成了这么一个——??

那双碧蓝中散着点金绿的眼睛笑起来也太他妈好看了吧?!

“给你们造成了这么多原本不存在的麻烦和困扰,我真的非常抱歉——因为身处未来的我们的无能,带累了你们的时间线也受到干扰……”金发青年垂下了那双好看得要命的眼睛,脸上的笑意转为苦涩。他偏着头看着那几个“美国队长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屏幕出神。那画面真的荒谬得滑稽,但这次美国队长并没有笑。他的眼眸里仿佛飘过了些什么极遥远的思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回忆在他的目光中翻涌沉寂,一向不会看人脸色的Tony已经冲到嘴边的量子力学学术质问,一时竟也没能说出口。

“…无论如何,”

那个美国队长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新生的复仇者联盟的蓝眼睛无比温柔:

“能再次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Tony张了张嘴,迟疑了片刻,还是彻底将学术质问咽回了肚子里。来自阿斯加德的神握紧锤柄,初时看到眼前这个中庭人举起Mjolnir那惊涛骇浪般的震悚现在已基本归于平静——可他还是无法抑制地感到惊疑。金发的雷霆之神不由自主地看向另一个拥有同一双蓝眼睛的年轻人——第一个成功抵挡住Mjolnir雷霆一击的凡人、在冰海之中沉睡近百年而竟然得以不死的奇迹、带领着他们这一群散兵游勇打败了他那不省心的弟弟和奇瑞塔大军的队长……少有的让他敬佩的中庭人。他此刻又是怎么想的?神盾局的一双特工看了看彼此,Banner博士推了推反光的镜片——他不太习惯这样友善、真诚而熟稔的目光,或者说是自从Hulk事件之后就再也没能遇到过。复仇者们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样的问候,他们虽然已经并肩经历过生死之战,然而毕竟只是初识彼此。


……他们还远远称不上是一个牢不可破的联盟。


“……那么请你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Steve——最终还是Steve,这样说。他看着对面的金发男人,宛若镜像——其实区别还是有的。那个Steve的眉眼之间洗练了初入未来的迷茫和郁郁,磐石一般的坚毅之中又不知为何带着些兴味阑珊的萧索。血清加持过的宛若大理石圣像的容颜,也仿佛因为这一份萧索平添了几道岁月雕刻的皱纹。

一些事情发生了,而Steve迫切地需要知道它们是什么。

“你说你给我们带来了原本不存在的麻烦——我假设那就是指‘你’的存在,”年轻的美国队长冷静地陈述着:

“如果这将会‘带累’我们的时间线,那么我想,我们有权利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他把话题的掌控权从那个年长的自己手中抢了回来。

“啊哈,我居然会有跟Cap站在一起的时候,太难得了。更妙的是现在我要跟Cap一起怼的居然还是Cap!”

Tony动作浮夸地搭上Steve——年轻的那个——的肩膀,这次没有再被嫌弃地拨拉到一边去:

“我便姑且先不质疑你的身份,多少也算是给Thor那锤子一点面子;也就不问你那些时空穿越的支撑理论和具体操作方法,毕竟谅你个老冰棍也讲不明白——我就就事论事:刚才干架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着要‘跟我们说清楚’,因为我们不让你解释,你居然还对我帅气的脸实施了如此暴行——”他夸张地指了指自己鼻血长流的搞笑的脸,这是Tony特有的Stark式幽默,但是谁也没笑。

“现在咱们就说坐下来好好谈吧?可是你顾左右而言他,到现在为止,我们除了知道你来自2023年,为了寻找还是归还什么无限宝石回到了过去之外,居然还是一无所知——你的话术足够高明啊,Rogers?”

当Stark式的轻浮与倨傲消失的时候,Tony反而会显得更加咄咄逼人:

“开诚布公,总该有个样子吧?”

“当然。”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那个美国队长竟然没有一丁点的被指责的尴尬或者慌乱——他坦然得让人惊异。


“你说的没错,Tony。”他甚至还赞同地点了点头??“实话是,刚才在跟你们战斗的时候,我说那些话的目的只是为了转移你们的注意力、拖延时间,因为实际上那场战斗根本不该发生,我与你们也根本不该相遇——因此,相遇后所发生的一切,也就完全都没有意义。我不为没有意义的事情浪费时间。”


Tony:“……”

Steve——年轻的那个:“……”

复仇者们:“……”

你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


“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有意义的是……这个东西。”


2023年的美国队长亮了亮左腕,右手轻巧地一扣便取下了那件物什——是一个表盘已经爆开的类似于手表的东西。金发青年捻着那东西晃了晃,语气中有三分难得的怅然:

“不过现在……看样子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了。过往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虚妄,或许,现在的我才是那个最没有意义的存在。”


Frigga、Skull、量子隧道里那漫长得不正常的穿越时间,一切的一切,都在喊着叫着嘲笑着别再逃避了别再抱着侥幸心理了……


Tony没说出口的那个假设是成立的。


美国队长凝视着它,冷静的碧蓝眼眸凝成一泓冰封的寒水。


“我们成功了……也失败了。”




阿戈摩托之眼的光芒幽绿而微暗,Steve双手捧着它,就像大天使托起一捧墓地里流荡的磷火的孤魂。在前往神盾大楼之前,来到2012年的美国队长选择先去圣所。古一法师并没有急于接过那块宝石,只是定定地看着面前年青而苍老的金发青年。

“我必须为你冒了如此大的风险穿越时空归还宝石而感谢你。”她终于开口说,声音中回旋着开天辟地以来所有时光都无法赋予的悠远:

“无限原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御的诱惑。”

“这话已经有人跟我说过了。”Steve苦笑,想到了他那个红彤彤的老伙计——追寻力量永不止息永远贪婪,最后却把自己搞成了那样一副可怜兮兮的鬼样子。说来也奇怪,无论是面对哪种力量的诱惑——哪怕是无限原石这种至高的存在——Steve从未产生过任何渴望拥有这些强大力量的想法,一点念头都没动过。

只有恨不能敬而远之的惶然,对于无限强大的力量,对于利维坦。

只有恐惧。

“那并没有什么。只是……请您把它收回吧。”

至尊法师沉默良久。无尽轮回中燃烧成冰冷沉默的幽魂之火从天使恍若象牙雕就的双手上飞起,古一看着它,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们成功了……也失败了。”


她的身形消逝在圣所重重叠叠高大黑沉的书架之间,仿佛有阵阵铜铃声从无何有之乡响起,像斑驳的岁月从永恒之壁上一片一片地轻轻剥落。




美国队长讲述的速度很快,许多细节被略去,带着一种军事化的高效和不近人情——客观的事实、数字,不掺杂一丝一毫的个人情感。但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从冬兵到奥创,到那场撕裂了所有人的内战——他隐去了Howard和Maria事情的始末,因为现在实在不是时候——再到最终与泰坦巨神的终极之战,他们的惨败,以及在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之后的逆转未来……即便已经将事情压缩到不能更加简略,美国队长也整整讲了半个小时。当他有些发白的嘴唇吐出最后一个音节之后,整个屋子里陷入了一种可怕的寂静,只剩下来自未来的过时之人极轻的喘息。年轻的Steve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嵌进掌心,Clint死死抓住Natasha的手。Thor并不知道在故事的最后,自己变成了怎样的一个肥宅,但那战事的惨烈甚至摄住了这寿有千年的神灵的心——Loki竟然会……战死?!而整个阿斯加德竟至于全军覆没?!这场讲述之所以拖长到半小时之久,是因为它曾数次被情绪激动的聆听者打断,而美国队长声凌色厉——“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他只是简简单单地这么说,然后看着安静下来的昔日同伴,继续他的叙述。


这太……这太超过了。


很长时间过去……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Tony干涩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么多?”

这太过了——他们原本没有想要知道这么多,只是简单的前因后果就可以……而什么奥创,什么协议——这对于刚刚组建起来的联盟而言实在是太远太难以理解了。Tony的大眼睛里甚至有几分慌乱——即使是天才的大脑也会为此而短暂当机:

“你——你应该是知道时空法则的Rogers,未来的人不能够干涉过去或者让过去的人获取能够改变未来的关键性信息——知道祖父悖论吗!你……”

“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Tony。”2023年的Steve平静地说,而Tony清楚那个与他讨论这个问题的人并不是自己:


“那个时候你死活卖着关子,不肯跟我把话说明白,现在,反倒需要我来告诉你了。”


Tony瞪着眼睛,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而Steve只是宽容而怀念地看着他。


“因为我们成功了,也失败了。我们成功地通过时空穿越改变了未来的终局,可也在过去的世界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改变。Tony,你是一个量子物理学家……你明白不可逆转的改变对于世界线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平行世界。”

Tony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而直到话冲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你是说真的,”他难以置信地问:“平行世界?”

Steve并没直接回答他。

“在我们的世界里,大战结束之后,Loki并没有逃脱,而是平平安安地跟着Thor回了阿斯加德。不幸的是,这是我们的过错。”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显示屏,其中便装的钢铁侠躺在地上抽着筋,雷神正拿他的锤子当起搏器,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而美国队长手指的却并非那混乱的中心,而是一扇紧闭的楼梯门:一个做保安装束的黑衣面罩矮子鬼鬼祟祟地从画面中溜过,然而楼梯门忽然洞开,一个Hulk里面怒气冲冲地跑出来,将矮个男人直接掀飞。一件莹蓝的事物从他怀里掉了出来,径自滚到了Loki的脚下。带着口枷手铐的邪神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瞅了瞅左边的一片混乱,又瞅了瞅右边Hulk气势汹汹的背影……

Loki眉飞色舞地捡起了魔方,瞬间消失了。

“我替Tony为他严重的失误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歉意。”Steve沉痛地说。

复仇者:“……”

Tony:“?嘎?叫我干什么?……等会儿,你是说这个笨手笨脚的矮子是我?!这不可能!!”

“Tony很聪明,而且也不是很矮。”美国队长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备受打击的Stark总裁。

Tony:“……”


Steve——年轻的那个:“没关系Stark,你或许还会长高……那么,Loki去了哪里?”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清楚Tony在未来的十一年里都没有长高。”年长的那个实话实说道,“实际上,这是一切混乱的开端。平行世界产生的原因是关键节点上的改变,Loki带着宇宙魔方逃走的事情在我们的时间线上并没有发生,因而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样修补这个失误。而如果这个巨大的改变无法被修正,这条时间线就将再也不是我们的过去,而是一个全新的平行世界。所以如果我在这里告诉了你们什么关于未来的讯息,那并不会造成祖父悖论。”他轻轻勾了勾嘴角:


“……只是防患未然。”


“所以,所以……”年轻的Steve喃喃道,“所以至尊法师说你们成功了,也失败了。”


“是的。”


历尽沧桑的美国队长闭上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复仇者向至尊法师承诺过,我们绝对会归还宝石、维护住这个时间线的稳定……谁能想到时间宝石最终完璧归赵,问题却出在了宇宙魔方……和Loki身上呢?”


玩弄时间的人……终将被时间所玩弄。


他仿佛听到了小胡子男人气急败坏地骂出这句话——可上帝知道,那个人已经永远不在了。

复仇者发过誓,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挽回我们所失去的、逆转那个终局……可是谁又能想到,那个代价究竟会有多么……


惨痛。


“先不说我们的世界的事……反正未来多的是时间。”

打破了叫人难堪又难过的沉默的是Natasha。“死”过一次的红发女特工拍了拍搭档死死捏着自己的手,龇牙咧嘴地活动了一下关节——丫的,肯定青了。她把手掩到身后,苦艾酒似的绿眼关切地看着那个面目熟悉的异乡人:

“说说你,Steve——你要回到你原来的时间线——那个平行世界吗?”

“回不去了,Nat。”Steve低声说,眉目温柔地看着永失的故人:

“我的穿梭器只能针对一维的时间跳跃,平行世界涉及到时间和空间的二维穿梭,我想,它大概无能为力。”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破烂的手表,惆怅地发出一声长叹。



“……我们已然被时间玩弄于股掌之间,再也无法回去了。”



TBC

评论(13)

热度(55)